墨衿华筝的心灵家园
  • 用户名: 墨衿华筝
  • 所在地区:未知
  • 性别:未知
  • 年代:未知
  • 生肖:未知
  • 关注他 给他留言

留言板

 
  • 随想杂谈:天使的字条

    2013-07-18 15:27 | 阅读(15)

    美国俄亥俄州的小女孩埃莲娜·德赛里奇在过6岁生日之前,不幸被诊断出患有脑癌,同病魔抗争了9个月后不幸去世。然而,在埃莲娜去世后,她的父母却意外地在家中的角落里不断地发现小字条。这些小字条,无一例外地署名为埃莲娜,或画或写,开头都写着“I LOVE YOU”(我爱你们)。

    这些字条到底从何而来?难道逝去的女儿会从天堂来信?

    5岁女孩的生命倒计时

    她总是保持微笑,笑声清脆甜美,湖蓝色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喜欢亮闪闪的配饰,喜爱彩色的画胜过素描。在美国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埃莲娜曾经过着所有5岁小女孩应有的生活。

    埃莲娜的妈妈名叫布鲁克,是一家证券公司的客户经理,爸爸凯斯是软件公司的编程工程师。他们拥有一双性格迥异的女儿,5岁的埃莲娜文静懂事,3岁的小女儿葛蕾丝调皮好动,一家人的生活忙碌而快乐,

    但幸福在埃莲娜5岁那年被打碎了——2006年9月的一个早晨,埃莲娜醒来了,像往常一样,她兴奋地叫着:“妈妈,我起床啦!”可她的小嘴却仿佛是一枚小石子投进了大海,没能发出一丝声音。下床后,在平坦的地板上,埃莲娜竞走得摇摇晃晃,像刚刚学步的婴儿。

    这天上午,布鲁克将埃莲娜带到了辛辛那提市立医院。医生拿着核磁共振成像和病理检查结果,一脸严肃地说:“你们来得太晚了,孩子患了恶性脑瘤。”那个巨大的肿瘤,像个恶心的溜溜球,占到整个大脑的1/4,而且紧紧贴着埃莲娜的脑组织。医生解释说:“由于肿瘤在脑干壁内,手术很难清除,术后医学预期不会太好……比较乐观地说,您的女儿最多还能陪伴你们半年。”

    “上帝啊,不!怎么会这样?她只有5岁!”布鲁克凄厉地大叫着。

    当晚,在外地出差的凯斯眼睛通红地搭飞机赶了回来。埃莲娜却天真地抱着他的脖子问:“难道我们要在医院旅行吗?”凯斯抱着女儿轻轻地说:“宝贝,你脑袋里不小心长了一个调皮的小球,我们得把它取出来……”

    “就像妈妈上次帮我把手心里的蔷薇花刺挑出来一样,挑出来就不痛了嘛……”孩子轻松无邪的话语,使夫妇俩更加心酸。

    一个月后,通过4次脑部外科手术和一次脑干试验治疗后,主治医生无奈了:“手术已经无能为力,照目前的情况看。孩子最多还有135天的日子……”

    那一刻,窗外的埃莲娜正全然不觉地在草地上愉快地舞蹈,粉红色的蝴蝶结迎风飞舞。

    凯斯和布鲁克的眼泪终于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汹涌而出——只有135天了,时光那么短暂,短到注定他们来不及看到埃莲娜背着书包和小朋友们一起上学,穿蕾丝胸衣,与男友约会,更不可能看到她像寻常女孩—样,与心爱的男友一起走入教堂……凯斯坚强地握紧妻子冰冷的手:“从今天开始,135天,她的每—天都是最后的——天,我们没有机会再爱她了,好好珍惜!”从这天起,他们放下一切,决定全身心地陪女儿直面死亡。

    每天都是爱和生命的奇迹

    然而,—切都晚了。

    埃莲娜的情况远比他们想象的更糟糕,肿瘤疯长,埃莲娜的脑袋肿得像篮球—样大。身子渐渐无法支撑脑袋。圣诞节前一个月,她的左腿瘫痪,随后右手臂也失去了行动能力。一天早晨,布鲁克吃惊地发现,当可怜的埃莲娜把嘴唇压在她的脸颊上试图亲吻她时,却再也做不出亲吻的动作和声音了。她视力模糊,声音完全丧失,只能每天躺在病床上。

    在那些难熬的疼痛间隙,埃莲娜疲惫丽虚弱。但笑容依旧温暖如昨,仿佛从来无视死神的觊觎。

    在埃莲娜坚强的笑声中,夫妻俩因痛苦而痉挛的心慢慢放松下来——也许生命的长度无法掌控,但可以留下灿烂的生命足印!

    夫妻俩开始在网络上为女儿记叙《天使的病中日记》,记录埃莲娜的生活。在病中日记的开篇,凯斯写道:“当医生告诉我们埃莲娜还剩下135天的生命时,每个日子都提醒我们人生是多么的短暂。唯一的懊悔,是我们的爱没有早一点开始。而从今天开始,你即将阅读到的,是埃莲娜在我们眼中的勇敢模样。我们看到,无论多么痛苦,她仍然每天面露微笑,依然乐于看到小宝宝和布娃娃。直到今天我们才发现,她一直是我们的英雄……”

    同时,凯斯和布鲁克也开始反思自己曾经只顾个人追求,无视家人的生活:“今天,我们在医院  的草坪上拍了全家福——过去5年来,我们从未拍摄过全家福,并不是没有时间,我们总认为明年再拍就好——直到现在。今天早上我们终于拍了,只是已经晚了5年。我们勉强挤出微笑。接着,我们却吃惊地发现——埃莲娜没有失去她那具有感染力的微笑和模特儿般的姿态,葛蕾丝仍是‘坐刁;住的尖屁股’,可是,闪亮幸福的两姐妹,却让我们暗  地里泪流满面……”

    夫妻俩—天一篇在网络上写《天使的病中日记》,从未间断。出乎意料的是,日记竟然很快在全美造成了轰动,每天有超过12000名网友上网关心埃莲娜的近况。很快,点击率成百上千地递增。雪片般的信件和祝福向埃莲娜飞来。这些卡片贴满了埃莲娜病房的门,并从她的房间天花板垂挂下来,让埃莲娜高兴不己。

    或许是祝福起了作用,入院两个月后,在接受了最大剂量的放射性治疗后,医生惊喜地告诉布鲁克:埃莲娜的情况远比他们预想的要好,肿瘤已经被药物控制住了,他们可以暂时出院静观其变。

    夫妇俩喜极而泣。2007年1月23日下午,做完最后一次放射性治疗后,埃莲娜出院了。“重获自由”后,凯斯和布鲁克当即决定更大限度地满足埃莲娜的愿望,让她了无遗憾地离开。回家的路上,凯斯急切地问女儿:“埃莲娜,告诉爸爸,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无法说话的埃莲娜立即兴奋地用画笔画出了她的一张愿望清单:像爸爸一样开轿车,像妈妈一样穿漂亮的雪白婚纱,过一个很多人参加的6岁生日派对……回家后,凯斯决定完成女儿的第一个愿望:开车,是的,开车,尽管她只有5岁,而且右腿无力。

    凯斯拥抱着埃莲娜出发了,他踩下了油门,由埃莲娜掌握方向盘。接下采的半个小时,凯斯穿过临街的区域,越过一到两个人行道旁的镶石,故意在树与树之间穿行。埃莲娜不断发出长长的尖叫声,还霬上爸爸的太阳眼镜,快乐地大笑。

    20月21日是埃莲娜的6岁生日。凯斯在生日的前一天,把女儿的愿望写在了网络上。他和妻子在餐桌上摆上鲜花和满满的食物,静候客人的到来。布鲁克则为埃茬娜穿上粉红色的婚纱,头发做上漂亮的发卷。

    当太阳下山;房子和花园被夕阳涂抹上—层金黄时,凯斯家的门铃一遍遍响起,家人、朋友,还有一些从未见过的陌生人都来为埃莲娜庆生,竟有近80人,埃莲娜欣喜若狂。她坚持不用轮椅,改用拐杖行走,对每一位来宾微笑,和他们拥抱。

    这一晚,布鲁克写道:“此刻,6岁的埃莲娜静静地睡着了,我坐在她旁边,凝视着外面的黑暗,害怕时光飞逝。”

    在与病魔的对抗中,德赛里奇夫妇终于熬到了医生曾经给出的死线-  135天。他们兴奋地写道,“第135天了,这已经超过医生的预期,从现在开始的每一天都是一项赠礼,我们要加倍努力……”

    我的爱永远在这里

    慢慢地,埃莲娜习惯了病中的生活方式,而且渐渐有了——个习惯:每天都要求给她半小时的“日记时间”,这半个小时里,她总是反锁房门,谁也不许打扰。

    夫妇俩有幸看到的,只是女儿的第—篇日记:“我喜欢穿裙子和戴亮晶晶的发带,我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因为可以去海边,我病好后,想做的第一件事是在海里和妹妹游泳……”

    德赛里奇夫妇明白,已经失去半边身体活动能力的埃莲娜永远不可能游泳了。由于缺乏平衡感,她上楼梯需要爸爸的协助才能完成。而凯斯也会“乘人之危”——每帮她走3个阶梯,埃莲娜就得亲他一下,他才继续走。亲吻就像是这个绝望的父亲赖以生活的燃料。

    然而,多少的爱与甜蜜也阻挡不了病魔的脚步。2007年8月,埃莲娜的痛再一次复发了。—夜之间,她头痛得满地翻滚、大小便失禁。当救护车到来时,她已经完全昏迷……她被插着氧气管送入医院。

    这一次,医生无力回天。

    2007年8月19日,一个秋日的深夜,埃莲娜纤瘦的身,体就像一朵发黄的小花悄然凋零。在一阵翻天覆地的剧痛后,埃莲娜睁开了眼睛。她能看见窗外教堂顶上圆圆的大月亮,却不愿意去看爸爸妈妈紧张而担忧的目光。她喘息着说:“妈妈,让我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就好……

    而此时,德赛里奇夫妇在网络上的病中日记,每天依旧有着数万次的点击率,每个人都希望奇迹出现,浑然不知小小的主角埃莲娜早已离场。

    凯斯和布鲁克无法面对埃莲娜的离去,其他亲人帮他们操持了埃莲娜的葬礼。在过度的悲恸中,夫妻俩关着窗户,整天蜗居在家。埃莲娜的房门,他们不敢再跨入一步。

    到第3个礼拜的一个早晨,由于要放置骨灰,凯斯和布鲁克终于跨入了埃莲娜的那扇房门。当凯斯怀着悲痛的心情为女儿的书架拂去灰尘时,  日光突然凝固在书柜的角落。“爸爸,很抱歉,我生病了,  害你辞了工作……”背面写着大大的“I LOVE YOU”。意外的惊喜,使凯斯的心狂跳不止:这不是埃莲娜的笔迹吗?夫妻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像寻宝一样四处翻找。结果,他们很快找到无数小字条——一颗心,一份承诺。每一张都是以“妈妈、爸爸和葛蕾丝。我爱你们”作为开头的简单字条,每张字条的背面都写着一句话“I  LOVE YOU”,画着一个表达爱意的心,而每一张字条都被刻意地藏起来了。它们有的藏在书架上书本与书本的中间,有的藏在梳妆台的抽屉角落里,有的藏在瓷器柜的盘子与盘子之间。爸爸的公文包,妈妈的牛仔裤,妹妹的小背包里……字条有写给父母的,有写给妹妹的,有写给爷爷奶奶的,甚至还有写给大姨养的小狗的,他们找到的字条已经装满了3个盒子。

    歪斜的笔画和不成比例的线条,明显是可爱的女儿在一天天地失去视觉、双手开始麻痹后,在死神到来之前,在她生命中的最后9个月,用心地留给家人最后的想念和爱。

    小小的字条,超越了生死藩篙,拿着这堆字条,布鲁克和凯斯泪流满面。在埃莲娜生前,大家从未告诉过她得癌症的真相,可是,这些小小的字条却表明,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病弱的她一定是在所谓的半个小时的“日记时间”悄悄写下这些字条,然后费尽心机地将它们藏起来,只为在她离开之后,给父母一个失而复得的惊喜!

    这是一个多么勇敢的女儿,她教会人们如何坚强,如何去爱。夫妻俩不再悲痛,随着女儿留下的字条越来越多地被他们发现,他们开始在日记中加上一些埃莲娜的字条,自行出版了一本名为《天使的字条》的书。2009年初,著名的哈珀,科林斯出版社买下了版权正式出版,并把卖书所得收益交给CSN儿童脑癌治疗基金会,那是埃莲娜的家人为了纪念这个小天使而设立的,以帮助那些同样罹患癌症的儿童。

    《天使的字条》在美国造成了轰动,每天有超过1万的网友在布鲁克的网站上回帖。网友Mendy说:“虽然明知是打—场不会赢的仗,但埃莲娜还是以微笑面对。而她的微笑,也温暖了所有人的心……”美国ABC电视台《早安美国》报道说:“—个6岁小孩能教我们的事情真是令人诧异。她的生命显然太过短暂,但她遗留下的东西,却让每一个人都能对人生与亲情有所领悟。”2009年6月1日,被辛辛那提市全市市民定为纪念她的“埃莲娜·德赛里奇日”,她生前的画作《I LOVE YOU》,已经被悬挂在美国辛辛那提博物馆中毕加索的作品旁边。

    肉体的生命终将消逝,爱却是永恒流传的礼物,它终能穿越所有的黑暗与痛苦,哪怕是生与死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