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们星夜奔赴唐山
发布时间:2010-07-06  |  类别:专题文章  |  打印

分享

2010唐山大地震专题

  1976年7月28日,一场瞬间发生的灾难,造成了24万人死亡,16万人重伤,一座重工业城市被夷为平地……


  这就是唐山大地震,
迄今为止400多年世界地震史上最悲惨的一页。


  30年过去了,一座崭新的城市奋然崛起,一切伤痛似乎都已经远去。然而,每当“7·28”来临之际,总有一些记忆在人们的心海中泛起,像昨日的经历一样清晰,或者让我们感动,或者让我们怀念……


  在唐山大地震曾经的废墟里面,埋藏着永远不会被时间淹没、永远值得我们记忆的人民子弟兵与广大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奋力抗震救灾的故事。期待见证了20世纪那场惨烈灾难的朋友,写下您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与广大读者分享。


  时间引领着人类进入新的世纪,生存空间却没有因此改变它的“坏脾气”,这个地球并不安宁。倘若对唐山大地震30周年的纪念,能够使人们在安逸中思考危机,在幸福中不忘痛苦,在自由中有所约束,使人们的心智更加成熟,更能团结一心从容应对各种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那么,我们的纪念将成为一笔永恒而宝贵的财富。


内蒙古军区阿尔山市人武部原政委 段美义


  我是1976年3月入伍来到北京军区某炮团任通信兵的。这年7月28日凌晨3时,我刚下哨不长时间,朦胧中被剧烈的震动惊醒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地震”,全班“呼”地都冲出门外,桌上的茶杯等用品震落一地。


  上午11时,全团紧急集合。团首长作了简短的紧急动员,说中央军委命令部队必须在29日凌晨赶到唐山!中午1时整,我们准时出发。


  出发后不久,下起了大雨,道路泥泞难行,再加上当时部队装备的苏制嘎斯牵引车老化严重,车队开进速度很慢。团长是参加过辽沈战役的一级战斗英雄,看到这种情况,急得在报话机里直骂娘,不停地督促部队快些,再快些。


  天黑下来后,团领导给了半个小时的开饭时间。此时,雨还在下,炊事班的同志赶紧埋锅烧饭,大米刚下锅,前边就吹起开进的哨声,每人盛了一碗夹生的大米粥就赶紧上车。行至半夜,又传来不幸的消息,一辆汽车制动失灵,翻入3米深的山沟,导致2名战士不幸遇难,7名战士受伤。部队又停了20多分钟,妥善处理了这起事故。


  天刚放亮,
部队已抵达唐山市郊。此时,沿途已见不到一处完整的建筑,幸存的群众乘着汽车、自行车、三轮车、马车、毛驴车等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往城外走,车上装着大包、小包、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有的还拉着直挺挺的尸体。群众的穿戴也是五花八门,有男人穿女人的衣服,有女人穿男人的衣服,有的小伙子只穿个裤头,有的小孩根本就没穿衣服。群众看到军车,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自动让开了道路。许多人还挥动着手臂朝我们高喊:“解放军万岁!”“毛主席万岁!”


  7月31日中午,在唐山人民医院家属楼的废墟里,西南方向突然传来“咚咚”的响声。连长用铁锹敲了几下,里边有回音,大伙儿喜出望外。为了避免伤到幸存者,官兵们不敢使用器械,全靠自己的双手,小心翼翼一点点地往外扒,手和胳膊都擦出了血。经过6个多小时的奋战,这个埋在地下3天的中年人终于获救。当抬着他送往医院时,突然发生了一次较强的余震,一个战士被一块预制板砸倒,当场牺牲。这个战士就是后来被中央军委授予“雷锋式的战士”荣誉称号的王彦修。


  唐山的七八月,天气异常闷热,街头挖出来或没挖出来的尸体开始腐烂,整个市区臭气熏天。部队的另一个紧急任务是尽快掩埋尸体。每次抬送尸体时,官兵们都要戴两三个用60度白酒浸泡的口罩。一位50多岁的老大娘请求部队将她埋在废墟下五六天的女儿扒出来,当高度腐烂的尸体扒出来后,老太太悲痛欲绝,捂着鼻子,怎么也无法走近前去看她女儿最后一眼。


  解放军10万救灾部队中,许多官兵的家就在唐山,可他们强忍着悲痛,几过家门而不入,就连自己亲人的遗体也顾不上看最后一眼。我们团朱团长家,地震后房子全部倒塌,两位亲人遇难。当死里逃生的儿子3天后找到他,请求住在部队的帐篷里时,朱团长硬是把他撵回去,让他和灾民住在一起。


  在唐山抗震救灾中,人民和子弟兵结下了生死相依、血浓于水的深厚情谊。“解放军是救命恩人”、“没有解放军就没有新唐山”等等,如今回想起来,这些话语都是唐山人民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