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30年前那场灾难——忆当年参与唐山大地震救援工作
发布时间:2010-07-06  |  类别:专题文章  |  打印

分享

 


    引子:今年是唐山大地震30周年,30年前的往事我很少向人提及,看到全国上下都在纪念这个难忘的日子,也勾起了我对往事追忆……30年前的今天,我有幸成为十多万救灾大军中的一员,我亲身经历、亲眼目睹的往事就像电影画面,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让人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震 醒


    1976年,我在河北省承德市当兵,7月26日,我所在的铁道兵某部汽车二连领导通知我到后勤处报到,参加团里组织的学习班,塞外的天气很怪,昼夜温差很大,夏日白天汗流浃背,到了晚上就要盖子。


 


    27日凌晨,我被一阵震动惊醒,摆放整齐的脸盆被震落的泥块砸得叮当响,随后就听到睡在旁边的罗排长大喊一声“地震”,随之就见他从窗口跃了出去。我朦朦胧胧地抱起被子跑了出去,营区前的一个遂道口,滚落的石块发出隆隆的响声。战友们陆续跑了出来。


 


    这时的情形十分狼狈,有的穿着短裤背心,有的拿着衣裤提着鞋,大部分人都光着脚,我抱着被子傻傻地站在门外,这时天上下起了雨。


 


    此后我没敢再睡,一直等到天亮。上午继续上课学习,可是不久便接到通知,某地发生地震,所有学员必须马上赶回原单位,学习班草草收场。


 


    赶 赴


 


    29日上午,全连集合,连长满脸沉重地宣读上级命令:唐山发生地震,桥梁、道路被破坏,交通受阻,中央军委命令铁道兵部队迅速赶赴灾区抢险,在规定的时间内修通被破坏的铁路和桥梁。


 


    我们师的任务是和兄弟连一起,参加修通北京通往山海关被震垮的铁路和桥梁,师里交给我们团的任务是派10辆车为兄弟部队运送人员装备和物资,我被安排在作为先锋车(开路车)的01号车。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这个16人的车队中,就有4名肇庆籍汉子:我、龙培炎﹙现在德庆县公安局﹚、何彩军﹙现在德庆县委宣传部﹚、莫耀球﹙怀集县)。


 


    我们负责运送的这个连队,驻扎在英雄董存瑞牺牲的地方隆化县。一路上碰到的全是兄弟部队的车辆,秩序没人维持却出其的井然,故障车辆会被立即推到路旁。虽然也会出现刮刮碰碰和堵车,但大家都会谦让和包容,没有怨言,没有争吵,我们都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和方向,匆匆地赶往唐山。


 


    30日临晨4点多钟,我们开进了唐山,进城时有荷枪实弹的士兵把守,进城报告后就可通过,但出城的车辆必须严格检查方能放行。由于天未亮,路旁都是震倒的房子,没有灯光,四周漆黑一片,我们迷了路,夜风带来丝丝凉意夹带着阵阵尸臭,让人不寒而栗。这种场景让我仿佛预感到事态的严重,因为在此之前我们对灾情一无所知,严重程度只能靠估计而已。


 


    等我们按指令赶到驻地,东方开始发白了,此时是7月30日早上5时。


 


    救 援


 


    我们驻扎的地方是一所中学,学校的房子部分已经倒塌,没有倒的也成了危房,不能再用了。此时的唐山,余震还很厉害,站在地面上你会不时感到余震,睡梦中也时常会被余震惊醒。抢险分三班,战士们要乘车早出晚归来往于驻地和工地之间。


 


    才短短几个小时,我已经从看见尸体就两腿发软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此时的唐山已变成一个大战场,陆、海、空三军,各大军区乃至全国各地的人马都云集而来,各种物资源源不断地输送,开国以来规摸最大的救援行动迅速展开。


 


    眼前的情景让人不堪入目,唐山火车站被夷为平地,唐山大桥的桥墩倾斜折裂,路基下沉开裂、钢轨扭曲变形,市内建筑物大部分倒塌。此时,救灾工作已铺开,战士们在瓦砾堆中挖掘,挖掘机械少得可怜,战士们用双手去掏,很多战士双手扒烂了缠着绷带。为移开倒塌的框架,有的战士用手锯锯钢筋。每个挖掘点旁都整齐地摆放着遇难者的遗体,最脏最累的莫过于搬运尸体,没有自卸车,全靠双手搬运。


 


    到处都可以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队,还有地方组织的救护队,伤病员不断被接来送走。


 


    表 彰


 


    因要参加全军游泳比赛集训,我提前离开唐山,8月6日到了位于湖南长沙的铁道兵军政干校报到。8月10日,救灾前线传来好消息,唐山至塘沽的最后一段铁路修复通车了。


 


    想当年在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战斗中,英雄的铁道兵战士冒着美国鬼子的狂轰滥炸,用血肉之躯保证了钢铁运输线的畅通无阻,如今的自然灾害就更不在话下了。


 


    我们师和兄弟部队用不到10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京山、通坨、津蓟铁路和桥梁全线的抢修工作,受到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表彰。


 


    比赛结束后,全军表彰优秀运动员,我因来自唐山抗震救灾前线,榜上有名。表彰总结大会上,杨得志司令员、王平政委亲自为我颁奖,并和我握手。


 


    以后,我们部队兵分两路,开进了天津救灾,成了唐山和天津抗震救灾的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