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kdir() [function.mkdir]: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home/webbase/eelove/app/modules/default/controllers/CultureController.php on line 130

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home/webbase/eelove/app/cache/culture/12/12845.html) [function.file-put-contents]: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home/webbase/eelove/app/modules/default/controllers/CultureController.php on line 166
广东一武警战士为救老人让出救生衣 被洪水卷走(图) - 无尽的爱纪念网
广东一武警战士为救老人让出救生衣 被洪水卷走(图)
发布时间:2010-11-23  |  类别:专题文章  |  打印

分享

暴雨来袭,广东河源34个乡镇受灾。新华社发



葛晓威是武警河源支队仅有的两名反恐狙击手之一。通讯员尼亮/摄



葛晓威让出来的这件救生衣救了刘阿婆。 通讯员尼亮/摄


 


      为救阿婆让出救生衣,21岁武警被洪水卷走,惊闻噩耗阿婆独立山坡痛哭


      新快报记者 黄琼 通讯员 祝俊业 镇一 陆建东


     “婆婆不怕,我来帮你穿上这个衣服,出来就没事了……”6月16日18时许,面对孤零零地被洪水围困在屋顶的刘阿婆,武警战士葛晓威温柔地劝说着。他脱下自己身上的救生衣,给瑟瑟发抖的阿婆穿上,再把阿婆抱下来,一步一步送上救生艇……阿婆最终获救,葛晓威却在回程中被卷入洪水中,再也没有回来(详见本报昨日A10版)。这名来自江西上饶的武警战士,今年才21岁。


      脱下救生衣让给阿婆


      6月14日至16日,河源市普降暴雨,山洪暴发、山体滑坡、房屋坍塌等险情频发,41个村庄受灾。6月16日,灾情最严重的蓝口镇变成了一片泽国,困住了1800多名群众。16日16时15分,武警河源支队支队长黄福民率葛晓威等27名官兵组成救援分队火速赶赴蓝口镇,救援和转移这1800余名被困群众。


      18时10分,官兵正准备撤离,突然获悉蓝口镇铁场埔村还有21名群众被困。包括葛晓威在内的6名战士再次跳上冲锋舟,顶着激流冲进了滔滔洪水。


      此时,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雨势却没有减弱,洪水水位仍在不断上涨。官兵们逆水前行,三四公里的路程,足足花了他们半个多小时。由于村庄断电,救援官兵无法马上发现受困群众,只能逐屋逐户地搜救。


      吴国庆是和葛晓威同乘一艘冲锋艇重返洪水现场的。吴国庆向记者回忆道,当时天色昏暗,他们搜救了半天,发现刘阿婆是最后一名被困群众。独守屋顶的她迟迟不敢接受官兵的救援。而此时,救生衣已全部发放完毕了,葛晓威不顾自己水性差,一下就脱下了自己的救生衣,帮阿婆穿上,将阿婆背出,而他自己,只套了艇上的一个救生圈。


      通信光缆绊翻冲锋舟


      当晚8时30分,21名被困群众终于全部脱险。当葛晓威一行驾驶冲锋舟返回时,冲锋舟发动机突然被落水的通信光缆绊翻,船上6人全部落水!


      “同志们还在吗?安不安全?”葛晓威的声音第一时间在激流中响起来。幸亏大家当时都在冲锋舟边上,安然无恙。接下来,大家紧紧抓住船舷,想方设法靠岸,但水流太急,一直未遂。为了保存体力,6名官兵分为两组,4人轮流站到船上,2人在船下抓住船舷负责平衡。但湍急的水流,还是推着官兵们向下游的水电站飘去……


      水坝前翻船人不见了


      很快,冲锋舟飘到了水坝前,高达6米的落差,把6名官兵连人带船全部打落。


      “我一下子被打到了水底,十多秒都浮不起来,我心里想:坏了!”吴国庆说,当时他是穿着救生衣的,“要是没有这身衣服,恐怕我是完了!”他当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赤手空拳”的葛晓威。


      好容易浮上水面,面对的又是漩涡又是激流。“大家坚持住!要冷静!”葛晓威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吴国庆心中一宽,却发现身旁的葛晓威身影一晃,不见了!


      吴国庆伸手一抓,抓空了,旋即被漩涡激流打了个晕头转向。在水中飘荡了数分钟后,他幸运地被桥墩拦住,最终获救。另一头,带队的副支队长刘兴凯也幸运地抓到树枝,最终爬树上岸。
救援分组在洪水前方的小桥上会合,发现独独少了葛晓威!没有救生衣的他,失踪了!


      寻英雄群众搜索一夜


      劫后余生的官兵们立即吹哨求援,并沿岸开始搜救,一遍遍地喊着葛晓威的名字。很快,第二梯队、第三梯队赶到,当地民警、上千名群众赶来了,一场紧急搜救行动在黄村河沿岸展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葛晓威却杳无音信,大家的心越来越沉重。


      雨渐渐变小,洪水也渐渐退去,天边泛起一丝微亮时,17日6时15分,搜救了一夜的人们,终于在流向东江的支流——蓝溪河齐坑大桥附近的杂草丛中发现了葛晓威。这里离水电站约一公里,是一处小小的拐弯河道,葛晓威静静地躺着,任凭大家拼命摇晃、呼喊,他年轻爱笑的脸庞,再也没有一丝回应。


      现场回访


      “他比我的孙子还要亲”


      “那么大的水,我们都以为没人会来了!”回忆起当时被困的情景,铁场埔村村支书严老伯至今仍心有余悸。


      “解放军叔叔”送来希望


      当时,严老伯和20多名村民被困在自家围墙上、屋顶上,眼看着天色一点点黑下来,洪水一点点漫上来,心中充满了绝望。“突然就看到他们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解放军叔叔’来救我们了!”回想到那一刻,严老伯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满脸的褶子变得生动异常。


      昨日傍晚,记者在蓝口镇铁场埔村口见到了葛晓威用救生衣救下的刘阿婆。矮小瘦弱的刘阿婆今年69岁,她佝偻着背,紧紧地拽着一个蛇皮口袋,里面整齐地放着那身救命的橙色救生衣。


      “我的命是他换来的,这么年轻这么漂亮的娃,来抱我这个老太婆……”一听到葛晓威的名字,老人满脸的皱纹就狠狠地挤成一堆,眼泪不断地渗出眼眶,“我没几年活头了,可惜了这么年轻漂亮的娃……”


      旁边的乡亲告诉记者,老人获救后一直借住在亲戚家,直到昨日中午有记者前来探访,她才得知,那个救她出来的“年轻漂亮的娃”没了。当时,老人愣愣地站在路旁的山坡上,久久沉默,泪流不止,不理会任何人。


      他用身体护住阿婆


      刘阿婆有3个儿子,连家带口都在珠三角打工,家中只剩下她和老伴。她说,在船上,葛晓威双手张开抓住两边船舷,用身体完全护住阿婆,并认真叮嘱:“阿婆,你别回来啊,还有两天会下雨,回来很危险的……”阿婆说,“比我孙子还要亲”。


      印象


      开朗外向的反恐狙击手


      说起葛晓威,河源支队副支队长刘兴凯连连摇头叹气,又连连点头。


      今年21岁的葛晓威入伍4年,虽然年纪轻轻,却是队里数一数二的好手。他不仅是河源支队仅有的两名反恐狙击手之一,军事擒拿也是全支队第一,更连续三年代表支队参加全省武警反恐大比武……失去他,是支队的巨大损失。


      吴国庆和葛晓威是亲密战友,在平日生活中也是密友。吴国庆告诉记者,葛晓威是副班长,平日开朗外向喜欢开玩笑,关键时刻又很仗义,很有老大精神。出事当天,原本是派另两名战士去转移那最后被困的21名群众的,但葛晓威考虑到那两名新战士刚来,主动要求用自己一个换下了他们两个。


      “这是个很懂事的孩子。”葛晓威所在中队的严指导员告诉记者,葛晓威还有2个哥哥,虽然是家里的老幺,但他对自己要求近乎苛刻。“他最大的愿望是能在部队长期干下去,他以身为一名战士而自豪,”严指导员告诉记者,葛晓威去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来源:金羊网-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