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kdir() [function.mkdir]: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home/webbase/eelove/app/modules/default/controllers/CultureController.php on line 130

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home/webbase/eelove/app/cache/culture/12/12862.html) [function.file-put-contents]: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home/webbase/eelove/app/modules/default/controllers/CultureController.php on line 166
重庆“自尊女孩”去世 生前称死后要捐献捐角膜 - 无尽的爱纪念网
重庆“自尊女孩”去世 生前称死后要捐献捐角膜
发布时间:2010-11-24  |  类别:专题文章  |  打印

分享


“自尊女孩”唐丽



“自尊女孩”唐丽



“自尊女孩”唐丽


      一年前的今天,本报第一次报道了一位身患绝症,却不愿父母去接受捐款的“自尊女孩”唐丽的故事。


      一年后的今天,这位15岁的女孩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10月28日下午5点,她在巫溪停止了呼吸。


      她留下的心愿有两个:一个是把好心人捐给她的钱全部捐出;另一个是将自己的角膜捐出。


      三个月前,在重庆治疗的她,就曾经用“裸捐”的方式,将好心人捐的钱交给本报后,放弃了自己的治疗,默默回到巫溪。


      穷人的裸捐,放弃的是自己的生命。


      10月29日下午3点,在唐丽的葬礼上,妈妈张成翠再次失声痛哭。“丽丽啊,都是因为社会上的好心人,你才有今天的闹热啊!”坟前的花圈中,还有巫溪县委书记送来的。自尊的唐丽,裸捐的唐丽,已经被巫溪县推为感动重庆十大人物候选。


      过去这一年,在好心人的爱心帮助下,唐丽从医生断定的只能活一周,撑到了一年,灿烂的笑容在这一年一直绽放在她那纯朴的脸上。


      2009年10月30日


      “你们不要再收钱了,不要再收了!”


      去年10月30日,朝天门汽车站,一个14岁的女孩躺在候车厅的长椅上号啕大哭,她肿得发亮的右腿,让人不忍去看,这条右腿宣告着她身患绝症———骨肉瘤。


      14岁的她号啕大哭,不是因为自己无钱,而是不愿看到父母流着眼泪收好心人现场捐的钱,“你们不要再收钱了,不要再收了!”唐丽一次次凄厉的哭喊声,在候车厅里令人潸然泪下。


      罹患骨肉瘤的唐丽,去年夏天曾经从巫溪老家到主城来治疗,昂贵的治疗费,让年收入不足4000元的唐家根本无法承担。于是,唐丽回到了巫溪,错过了关键的治疗时机。


      唐丽病情天天加重,腿部肿得随时可能爆裂,再次到主城来,医院已经不大愿意收治她了,因为此时的治疗花钱更多,而且遏制病情蔓延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


      看到唐丽让人揪心的腿,大坪医院里就有好心人开始解囊,不过这只不过是杯水车薪。唐家人决定回巫溪,但又实在不愿意就此放弃。所以,才在朝天门汽车站发生了这令人感动的一幕。


      去年的10月31日,本报对“自尊女孩”唐丽的故事进行了报道。


      这个感人的故事见报后,好心人纷纷为唐丽捐款,鼓励自尊的她要勇敢地活下去。而此时,回到老家的唐丽腿部血管爆裂,血流不止,高烧不退。乡村医生判断,这样拖下去,唐丽只有一周的时间了。


      2010年5月20日


      “他们对我的恩情,就像春天的阳光对小草的恩情那么厚重”


      好心人的爱心捐赠、鼓励,让唐家下定决心,第三次来主城进行治疗。此时,唐丽命悬一线。


      好心人王爷爷的妻子也在住院,但他还是帮唐丽在西南医院挂号和入院,这位始终不愿说出自己全名的爷爷,还不断对唐丽进行经济资助和思想鼓励,和其他好心人一起,帮助唐丽坚定活下去的决心,并捐出了13600元。


      去年11月中旬,西南医院的谢肇教授坚定了唐丽的信心,让她截断右腿,和命运一搏。


      此时,好心人的捐款不断涌来,捐款人最多只留下自己的姓氏,几乎没人留下自己的全名。上百位好心人为唐丽捐了7万多元,有新世纪的员工,有病友和医生。“我以后长大了怎样去感谢他们啊!”还在截肢后的剧痛中挣扎的唐丽,首先想到的,却是如何报答好心人。


      来看唐丽的好心人沈爷爷,年轻时也因为肿瘤高位截肢,而他不仅活到了70多岁,还开了中医诊所帮助他人。唐丽今年5月20日开始写的日记中就这样写道:“他拖着那一条走路咯吱咯吱的腿来看我,我暗下决心,也要和他一样杀出一条路来!”


      好心人唐卷胜为唐丽安装了一条价值上万元的假肢,有了这条腿,唐丽不再住院,改为隔一周到医院化疗一次。


     “他们对我的恩情,就像春天的阳光对小草的恩情那么厚重,让我无法报答,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唐丽在这天的日记中这样写道。


       如何报答和感恩,成为唐丽心中最纠结的事。


      2010年6月5日


     “埋怨是没用的,这是我的宿命,在这人世间就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5月24日,天气格外热,妈妈在高滩岩18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像蒸笼,呆在里面的人像肉包子,被蒸得红光满面,我到底楼的阿姨家看电视,看到新闻里面的一位残疾人艰难地走着,创业办养猪场,这真的让我震惊,我要像他一样,回报社会。”


      “6月3日,我只有50块钱,我打算给来打工的哥哥买一条裤子,他是用钱王,但是最后他没有买裤子,买了洗衣粉。回家路上,安假肢的腿十分疼了,我忍不住痛就哭了起来。哥哥生气了,我知道,他是要我坚强一点,但是,我是真的痛啊!我看到那些车,暗下决心,今后学业完成后,要买一辆带W符号的车!”


     “6月5日,妈妈上班(餐馆打工),我自己做饭、熬药、打扫房间、洗衣服,大汗淋漓,我太想念14岁以前的时光了,可以在石头上飞来飞去,埋怨是没用的,这是我的宿命,在这人世间就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6月20日,由于没有钱,我又是步行去图书馆的,借了几本书,总是没有找到自己满意的书。”


      “6月21日,天气格外晴朗,我却到医院做检查,等我轮次的时候,我打算把那些制假药的广告收起来(卖)补贴家用,那个清洁工骂了我和妈妈。”


      唐丽不是真的没有钱,她是不愿意把好心人捐的钱用在自己的生活上,只允许妈妈用来给自己治病,而这次捡报纸补贴家用被清洁工骂的事情,缩短了唐丽的生命———“两个清洁工叫来一个凶巴巴的人,我说,我收这些假药广告都是不想他们骗人,那个清洁工却说,‘你有这么好就不会生病了!’要抢我妈妈手里的假药广告,他们与我和妈妈抓扯起来了,我夺了一个清洁工的胸牌,后来办公室要他们清洁工道歉,一点都没有诚意。回到家,我很生气,忽然感觉喉咙里面有东西,血腥味,我一看是血,糟了,我病情加重了,我在惊恐中进入了梦乡。”


      6月22日,唐丽去西南医院,得知的消息让她觉得晴天霹雳:她因为生气病情加重,不能做肿瘤细胞切除手术了。


      6月24日,是唐丽的15岁生日,她又在日记中写道,“报社叔叔让我从14岁走到了15岁,现在医生又给我判了死刑,我决定回家静养了。”


      2010年7月6日


      “这些钱是好心人拿给我治病的,现在要还给好心人”


      “7月6日,离开了医院,我来到刘兰香家,来到沈爷爷家,最后来到了小什字,我们已经把房子退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把剩下的钱拿出来,我不好当面把钱还给好心人……这些钱是好心人拿给我治病的,现在用不着了。”唐丽在日记中写道。


      唐丽此时已经放弃了治疗,她舍不得再花好心人捐的每一分钱,执意要全部拿出来,请本报代还给曾经帮助她的好心人,或者拿去帮助其他人。


      唐丽此举,就是放弃治疗,回到老家,静静地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


      那天晚上,没有钱的唐丽和妈妈,在汽车站蹲了一夜,第二天清早第三次坐上了回巫溪的大巴车。这也是最后一次。


      唐丽不知道,她的行为,用在富人身上叫做“裸捐”。


      唐丽知道,自己这放弃治疗的一捐,就是捐出了自己的生命。


      捐掉了所有的钱,拖着一个病人,唐家的生活是怎样的?7月底,记者来到巫溪县古路镇滑石村,见到的是一户清贫的农家,土坯房内,地都没有一处是平整的。


      经过反复做工作,本报记者将存有两万多元的银行卡交还给唐家,希望他们以此给唐丽继续治疗,不要放弃生命。


      此时的唐丽,还能像常人一样自由走动,巫溪县已经将她的事迹作为“厚德巫溪”的典型,她被评为感动巫溪十大人物。


      2010年10月12日


      “我死了之后,有什么有用的东西,都可以用在别人身上”


      唐丽的最后一篇日记,写于8月20日:“电视里面的达人秀节目,一个20岁的男子用脚弹钢琴,弹完了,全场起立鼓掌,他说,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赶紧死去,二是精彩地活着。没有人规定钢琴一定要用手弹,他这样身残志坚的‘纯爷们儿’,是我学习的榜样。”


      此后,唐丽病情逐渐加重,但她还是舍不得让自己去医院。


      10月7日,唐丽的妈妈张成翠打来电话,说唐丽病得很严重了,但是只愿意在镇医院医治,不愿意去县医院,“她怕麻烦别人,更怕花别人的钱。”


      实际上,巫溪县委书记郑向东早已批示,要对唐丽好好救助,唐丽完全可以去县医院,得到好一些的照顾。


      10月11日,记者来到巫溪,出县城后走了40分钟的山路赶到镇医院,见到了病床上的唐丽。她的脸瘦了很多,也很苍白。在反复劝说下,她才点头同意去县医院治疗。那一天,她还能下床走路。


      10月12日下午,在巫溪县医院,唐丽已经很清楚,自己的病情已经急转直下了。她说:“我死了之后,有什么有用的东西,都可以用在别人身上,只要有一样还在别人身上,唐丽就还活着,还有那两万多块钱,要拿来还了,我不要了。”


      唐丽想捐献自己的眼角膜,但妈妈张成翠很不愿意。“本来就差一只脚了,还要挖了眼睛,这个人都不完整了。”张成翠抹着泪说。


      但是,唐丽还是坚持捐角膜,尽管她并不知道捐献角膜可在死亡之后进行,还乐呵呵地对大家说,“取我角膜的时候,叫医生多给我打点麻药,我睡着了,就啥子都不晓得了。”


      其实,唐丽不知道,巫溪县医院没有能力做角膜切除和存储,她的这一心愿,无法实现。


      2010年10月20日


      “反正都不行了,再住院是浪费钱,不要给政府添麻烦了”


      十天前,巫溪县委书记郑向东、代县长罗成、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邓巨波,一起来到巫溪县人民医院,鼓励唐丽勇敢面对病魔,县医院也成立了专家组,对唐丽进行救治。


      唐丽此时已经无法下床行走,肺部的肿瘤压迫得她难以呼吸,病危通知书已经下了几次。


      唐丽再次向巫溪县领导表达了自己的愿望:要捐身体有用的部分,要退还捐款。她还想回家或者回到镇医院,因为在县医院,是巫溪县委在给她垫钱,她觉得这样给人增添了太多麻烦。


      “她反复说,反正她不行了,再住下去是浪费钱,不要给政府添麻烦了,应该回家。”巫溪县委宣传部的刘晓莉说,她经常去看她,鼓励她走下去。


      八天前,巫溪县代县长罗成打算亲自陪着唐丽逛一下巫溪漂亮的新县城,但是由于唐丽病情再次加重,无法实现她看看新县城的夙愿。除了看病,她此前甚至没有到过巫溪县城。


      五天前,记者和唐丽通电话,她几乎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呼吸机伴随着她最后的日子。


      2010年10月28日


      “哥哥今后一定要重新读书”


      10月28日下午5点,张成翠给记者打来电话,电话那头,是悲痛的哭声,唐丽走了。


      10月29日下午3点,葬礼在唐丽妈妈的痛哭声中完成。


      唐丽临走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哥哥,因为她生病而辍学打工。这个被妹妹称为“花钱王”的哥哥,连50块钱的裤子都舍不得买,却凭打工挣的钱给妹妹买了一个1000元的手机。


      “哥哥今后一定要重新读书。”唐丽这个最后的心愿,在“裸捐”之后,已经很难实现。因为,她家已经再次一贫如洗。


      按照唐丽的心愿,两万元钱全部捐给了巫溪县的“厚德巫溪”基金会。29日,这笔钱已经易手。


      巫溪县委表示,收下钱,圆了唐丽的心愿。“这笔钱会用在其他人身上,让唐丽的爱心传递给更多人。”不过,他们一定会对唐家进行帮扶,唐丽的哥哥一定要重新读书。


      唐丽的故事,经过这整整一年,划上了句号。这一年,她感动了这个城市,好心人也感动了她。


      这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结束的只是故事,这个坚强、乐观、自尊的女孩的精神以及她带给这个城市的感动,不会消失。


      “唐丽,天堂里没有你害怕的被人怜悯的目光,更不需要你努力地保持着代价昂贵的自尊,带着你的乐观,带着所有人的祝福,愿你一路走好!”刘晓莉在最新的QQ日志上这样写道。


 2010年10月31日 12:20重庆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