讣闻范文
发布时间:2009-06-02  |  类别:丧葬祭祀  |  打印

分享

依昔旧年流水 却不见故人
离中秋节只有两天了,他想下河弄点鲜鱼改善生活,一去不回



  ◎逝者:谢防震


  ◎终年:32岁


  ◎性别:男


  ◎籍贯:山东单县


  ◎追思人:其深圳的友人


  10个月前,他刚得了一个大胖小子。5年前,他的宝贝女儿呱呱坠地。如今,儿子牙牙学语,刚学会叫爸爸。女儿活泼可爱,已经上小学一年级。


  小震死了,年仅32岁。


  小震躺在了村后的小河里,那是一条流淌着乡村孩子童年欢乐的小河,河水清浅、水草丰美、鱼虾繁多。


  村里人说,小震是在河里电鱼时触电而死的。电鱼用的电瓶能产生这么强的电压,电死一个壮年男子?或者小震是被河水淹死的?那更说不过去,他是在小河里泡大的,从小就会游泳,而且那汪水不过膝盖深浅。或许是电瓶产生的瞬间高压致使他昏迷,然后他倒在水中窒息而亡。


  小震的死更像是赴一次约会,去得匆匆而又急切,似乎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那天是2008年农历八月十三,离中秋节还有两天。当天上午,小震还走了三家亲戚。先去了姑姑家,又去了姨妈家,最后去了外婆家,三家都是至亲。村里人都说,你看小震不是在向亲人告别吗?


  走了三家亲戚,小震都没有留下来吃饭。外婆家的舅舅轻易不留人吃饭,那天不但留了,还劝了哄了,甚至都骂了,但还是没有留住匆匆的小震。


  小震回家草草吃了中饭,对妻子撂下一句话,就提着电瓶、脸盆独自一人下河去了。离中秋节只有两天了,他想着弄点鲜鱼回来,改善一下生活,也让处于哺乳期的妻子多下点奶水。


  小震是什么时候出事的?没有人知道。村里人都说,晚上8点,桥上的路人还与他说过话。正值秋收农忙季节,桥上往来干活的村民不断,但没有一个人留意,在离桥不到20米的浅水里,小震何时已静静地躺在那儿。


  晚上8时,天黑透了。妻子看小震没有回来,就央邻家小伙冠军去找,冠军叫上小震的三叔公同去。一老一少打着手电筒在河边喊小震的名字,空旷的河滩上只有回音。


  赫然,手电筒照到了小震留在岸边的鞋子,以及他存放鱼的脸盆,脸盆里还有小半盆鲜鱼。紧接着,冠军惊叫了一声,"那不是一只手?"三叔公定睛一看,在离岸几米远的水面上,浮着一只苍白的手。


  三叔公趟水过去,抓住了那只手,把小震拖上岸来。小震的脸被一片水草遮住,他的身体早已僵硬了,手里还捏着一根电线。


  唐山大地震那年出生


  十多天前,小震远在南方的朋友小谢忽然从梦中惊醒,有个熟悉的面孔,眉目依稀,好像就是小震,对着他哭。梦醒之后,小谢浑身发冷,惶恐不安。十多天之后,当他收到小震的死讯,心里咯噔一声,马上想起那个可怕的梦。


  "小震是我的同族本家,按辈分应该叫我叔叔,他比我年龄小,但也算同龄人,更是童年的玩伴。"小谢说,这些天,他心里一直隐隐作痛,小震的音容笑貌、童年往事时时浮现在眼前。


  小震出生的那年极不平凡,村里的老年人都记得,1976年是个大灾年,大人物死了三个。村里人还记得,唐山大地震死了很多人。当时谣言四起,传他们那个村子也会发生地震,村民都搭了棚子住在院子里,从夏天住到初冬。那年的雨水特别大,从夏季下到秋季。


  小震就是在防震棚中出生的,所以得名"防震",村里人都叫他小震。


  小谢回忆,村后的小河是他们儿时的乐园,小伙伴们一起光着屁股下河摸鱼捞虾,一起在河边的草地里逮蚂蚱喂麻雀。夏天,大家把在河边吃草的羊群丢在脑后,一整天都泡在河水里。冬天,天冷得伸不出手,大家在冰封的河面上滑冰、玩玻璃球。


  有件事至今令小谢感到愧疚,大概在他10岁的时候,他带头跳进一个两米深的沟里,并鼓励小伙伴们都跳下来。小震跳下来后就起不来了,并大声哭喊起来,小谢看情况不好,赶紧溜掉了。第二天,小震住院了,他的腿骨摔折了。


  小震出院后,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天天呆在家里不出门,后来在院子里一瘸一拐地走路。小谢一直不敢去他家看他,生怕他责怪。多年以后,小谢向他说起自己的愧疚,小震微微一笑,"都不记得怎么回事了。"


  "那时电视机很少,收音机就是宝贝。在河边放羊的日子,我们一起听评书、听音乐、听相声。小震喜欢音乐,有次向我推荐叶倩文的《潇洒走一回》,我们一字一句跟着收音机唱,‘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小谢每忆及此不禁潸然泪下,如今,耳畔再响起这首歌,彼此已是山南海北,阴阳两隔。


  一向无私帮助村人


  后来,孩子们都长大了,小谢去读大学,小震入伍了。对那个穷村子来说,当兵算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小震当兵8年,干得相当不错。他本来是可以留在部队的,但探亲期间认识的未婚妻不适应部队的生活。最后,他背着背包挥别了8年的从军路,回到生于斯长于斯的小村,重新面对那一望无际的黄土,据说部队的领导以及全村的人都为他惋惜。


  小谢和小震彼此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偶尔回老家过春节,也是匆匆去匆匆回,聊天的时间并不多。但听父母说,不管小谢在不在家,小震都是他家的常客。


  小谢年迈的父母辛苦了一辈子,年纪大了偏偏丢不下那几亩地,春播秋收都是重活,两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如何吃得消?多亏了小震,常常是还没等老人开口,就开着三轮车突突来到小谢家地头,春天帮着种,夏天帮着收。邻居谁家求他帮忙,他也是有求必应。


  小震结婚后很快有了女儿,家里开销大了,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他不太甘心侍弄那几亩黄土地,总是千方百计想办法赚点钱。他先后两次到济南技校学习汽修,花了不少钱,可惜未能派上用场。他还曾到青岛等地打工,但也是半途而废。为此,妻子骂他窝囊、没本事,不会赚钱,他就默默地承担下来,沉下心来侍弄庄稼。


  小震不爱打牌,不喜抽烟,最大的爱好就是摆弄机械、家电等物件。修理下收音机、摆弄下电路,都是他的拿手好戏。谁家的电灯不亮了,谁家的收音机不响了,谁家的电视不清楚了,只要招呼一声,他都很乐于帮忙,而且常常能"妙手回春"。


  这些年来,小震家的日子越来越好过了,他侍弄几亩庄稼轻车熟路,种些棉花大蒜等经济作物,每年地里都有盈余。妻子在村里开了一个诊所,村民有个头痛脑热的都过去看,每月都有不菲的收入。家里陆续添了摩托车、三轮车、冰箱、洗衣机。


  手头宽裕了,日子好过了,小两口的感情也好了很多。小震疼爱孩子,村里人经常看到,小女儿骑在他的脖子上在村口转悠。去年年底,他又得了个大胖小子,儿女双全,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小震整天乐呵呵的,很满足。


  幸福的日子似乎才刚刚开始。


  汶川大地震这年离世


  小震走的这一年也极不平凡,尤其是那大地震又来了。村里人都说,小震是伴地震而来,随地震而去。


  小震死了,村里的人无不痛惜。年迈的老父痛哭失声,老来丧子,难道有比这更大的哀痛吗?妻子悲痛欲绝,顶梁柱一朝坍塌,撇下两个年幼的孩子,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最可怜的还是两个孩子,一个刚会喊爸爸,一个尚未懂事,却永远失去了疼爱他们的父亲......


  下葬次日,弟弟妹妹们从各地赶来了,他们都没能见到哥哥最后一面。悲痛过后,他们一起动手,把小震种的几亩玉米收了,拉回家,装进仓里。村里的老人、妇女自发赶来,帮助照顾孩子,劝慰生者。


  村后的小河边多了一座新坟,那里面埋着一个疼爱孩子的父亲,一个勤俭持家的丈夫,一个温良谦和的儿子。


  本报记者 谢江涛


 
版名:[深圳读本 讣闻]  稿源:[南方都市报]








谢防震纪念馆


  • 讣告 怎么写

  • 讣告怎么写

  • 写讣告

  • 如何写讣告

  • 怎样写讣告

  • 怎么写讣告

  • 中央讣告

  • 讣告格式

  • 讣告范本

  • 讣告范例

  • 讣告范文

  • 离休干部悼词范本
  • 上一篇: 讣闻范例
    下一篇: 讣告 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