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员回忆唐山大地震:用嘴为伤员吸出血尿
发布时间:2010-07-06  |  类别:专题文章  |  打印

分享

为了争取时间,许多同志都是从单位直接到火车站,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拿。看着那些躺在地上的伤员,心疼得直掉眼泪。尿液还是没办法出来,医生只好用嘴把病人的血尿吸出来,一吸就是几天。那种震撼与感动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我们是用感情在抢救伤员 接到任务直接上火车赶往震区


 


现年70多岁的周维高老人1976年作为江苏省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总领队,带领医疗队到唐山进行救援,说起当年的故事,老人说:“那种震撼与感动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1976年7月28日刚上班,我们省卫生局就接到卫生部通知,让我们立即组织医疗队到唐山参加救援工作。”周维高说。周维高当年是省卫生局最年轻的副局长,省医疗队总领队的重担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肩上。


 


“为了争取时间,许多同志都是从单位直接到火车站,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拿。”周维高说,在省里的协调下,火车站给医疗队发了一次专列,原本只载客800人的专列搭载了1100多名医疗队员,车厢里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医疗队是30日凌晨1点到达北京火车站的,医疗队连夜出发,到达玉田后已是凌晨4点了。一路上你根本看不到房屋,所有房屋都在地震中倒塌了,路边已经可以看到从倒塌房屋里爬出来的伤员。看着那些躺在地上的伤员,心疼得直掉眼泪。”周维高说,“真的太惨了,到处是尸体,我参加过几乎所有的解放战争重大战役,从没看到过这么悲惨的情景。”


 


根据卫生部安排,江苏医疗队指挥部设在玉田,而周维高的助手则带着部分医疗队成员到丰润展开救援工作。


 


医疗队员用手指为病人抠大便


 


“当时条件有限,加上余震不断,许多病人只能经过简单治疗后就转走。”周维高说,当年的救灾过程中,很多医护人员的行为一直让他感动。“徐州铁路医院医生董志祥,一到目的地就背着药箱跑了3个生产大队,往返几十里路,为当地几十名伤员检查、包扎、治疗。30日下午,董志祥检查到一伤员时,发现伤员肚子胀气厉害,已经鼓成了皮球,如果不尽快处理就会危及生命。”周维高说,董志祥仔细询问后才知道,伤员在地震前就有几天没有解大便了,地震后又受了伤,大便一直没有办法解出来。“那时候我们只带了一些急救药品,但没有通便药。董志祥就到当地一些医疗部门借,但他们也没有。伤员的情况越来越差,董志祥为了解除病人痛苦,他用自己的手指,从病人的肛门里一点一点地把大便抠出来。”


 


“在其他医疗队,这样的故事也很多。”周维高说,附近一家医疗队收治了一名下肢被倒塌房屋砸成重伤的病人,病人输尿管损伤,尿液无法排出,医生找了几家医疗机构,终于找到了导尿管,但由于病人自己没办法用力,导尿管插入后,尿液还是没办法出来,医生只好用嘴把病人的血尿吸出来,一吸就是几天。“就这样,我们当年参加救援的医护人员是用感情在抢救这些伤员。”周维高说。


 


“我是队长,我命令你抽我的血”


 


“那时候,我们所有的医疗队成员都很负责,对伤员真的就像是对自己的亲人。苏州医疗队队长和护士还因为争着为伤员输血吵了起来。这样的场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周维高老人向记者介绍说,苏州医疗队当时的驻地是丰润县王官营公社,那里几乎所有的房屋都被地震毁坏,公社卫生室手术室也不能使用,医疗队只能在院子里用芦席搭成简易的手术室为伤员做手术。


 


8月2日,有人送来了一位腹部严重受伤,肠子已经破裂的重伤病人,医疗队立即对病人进行手术。在手术过程中,医护人员发现病人失血严重,必须立即输血。经过化验,病人是O型血,可是当时根本就没有血液供应。“在这种情况下,苏州医疗队队长侯坤国当场卷起衣袖,说自己正好是O型血,让医生抽取他的血液,站在边上的医生张建清和护士小徐不干了,他们抢着要输血,3人在手术室争执不下。在这种情况下,侯坤国大声向抽血医生说,我是队长,我命令你抽我的血。看到这种情景,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眼角流出了泪水。”周维高说,经过医疗队几个小时的抢救,病人破裂的肠子终于修复。


 


晚上冷得睡不着跑一阵睡一阵


 


“当时虽然是夏天,但唐山地区昼夜温差特别大。白天太阳把帐篷烤得像蒸笼,我们只能跟着太阳跑,避开太阳的蒸烤。可到了晚上,我们经常被冻得浑身发抖,根本就没办法睡觉。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省肿瘤医院的医疗队和我们指挥部住在一个院子里,我经常看到他们晚上被冻得睡不着觉,集体在院子里跑步,跑一阵子,睡一阵子。我就问他们,他们说跑步跑到浑身发热要出汗时,就赶快回到帐篷睡觉,那样才能睡着。后来我们指挥部也学习他们,实在冷得不行了,就起来跑步。”周维高说,住的问题后来因为省里送来了军大衣和棉被得到了基本解决。在生活上,医疗队在唐山的20多天时间里,几乎从来没有吃过一顿肉,没有洗过一次澡,但他从来没有听到有人抱怨。


 


周维高说,1976年9月1日,他带着医疗队中的11名先进代表到北京参加表彰,其他同志则乘火车回到南京。“在人民大会堂,我有幸和国家领导人一起坐在了主席台上,代表江苏接受中央表彰。当你看到台下有那么多人在为我们这些救灾工作人员鼓掌时,你就能感受到你做的事情是值得的。”说到这里,周维高显得很激动。


为了争取时间,许多同志都是从单位直接到火车站,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拿。看着那些躺在地上的伤员,心疼得直掉眼泪。尿液还是没办法出来,医生只好用嘴把病人的血尿吸出来,一吸就是几天。那种震撼与感动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我们是用感情在抢救伤员 接到任务直接上火车赶往震区


 


现年70多岁的周维高老人1976年作为江苏省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总领队,带领医疗队到唐山进行救援,说起当年的故事,老人说:“那种震撼与感动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1976年7月28日刚上班,我们省卫生局就接到卫生部通知,让我们立即组织医疗队到唐山参加救援工作。”周维高说。周维高当年是省卫生局最年轻的副局长,省医疗队总领队的重担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肩上。


 


“为了争取时间,许多同志都是从单位直接到火车站,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拿。”周维高说,在省里的协调下,火车站给医疗队发了一次专列,原本只载客800人的专列搭载了1100多名医疗队员,车厢里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医疗队是30日凌晨1点到达北京火车站的,医疗队连夜出发,到达玉田后已是凌晨4点了。一路上你根本看不到房屋,所有房屋都在地震中倒塌了,路边已经可以看到从倒塌房屋里爬出来的伤员。看着那些躺在地上的伤员,心疼得直掉眼泪。”周维高说,“真的太惨了,到处是尸体,我参加过几乎所有的解放战争重大战役,从没看到过这么悲惨的情景。”


 


根据卫生部安排,江苏医疗队指挥部设在玉田,而周维高的助手则带着部分医疗队成员到丰润展开救援工作。


 


医疗队员用手指为病人抠大便


 


“当时条件有限,加上余震不断,许多病人只能经过简单治疗后就转走。”周维高说,当年的救灾过程中,很多医护人员的行为一直让他感动。“徐州铁路医院医生董志祥,一到目的地就背着药箱跑了3个生产大队,往返几十里路,为当地几十名伤员检查、包扎、治疗。30日下午,董志祥检查到一伤员时,发现伤员肚子胀气厉害,已经鼓成了皮球,如果不尽快处理就会危及生命。”周维高说,董志祥仔细询问后才知道,伤员在地震前就有几天没有解大便了,地震后又受了伤,大便一直没有办法解出来。“那时候我们只带了一些急救药品,但没有通便药。董志祥就到当地一些医疗部门借,但他们也没有。伤员的情况越来越差,董志祥为了解除病人痛苦,他用自己的手指,从病人的肛门里一点一点地把大便抠出来。”


 


“在其他医疗队,这样的故事也很多。”周维高说,附近一家医疗队收治了一名下肢被倒塌房屋砸成重伤的病人,病人输尿管损伤,尿液无法排出,医生找了几家医疗机构,终于找到了导尿管,但由于病人自己没办法用力,导尿管插入后,尿液还是没办法出来,医生只好用嘴把病人的血尿吸出来,一吸就是几天。“就这样,我们当年参加救援的医护人员是用感情在抢救这些伤员。”周维高说。


 


“我是队长,我命令你抽我的血”


 


“那时候,我们所有的医疗队成员都很负责,对伤员真的就像是对自己的亲人。苏州医疗队队长和护士还因为争着为伤员输血吵了起来。这样的场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周维高老人向记者介绍说,苏州医疗队当时的驻地是丰润县王官营公社,那里几乎所有的房屋都被地震毁坏,公社卫生室手术室也不能使用,医疗队只能在院子里用芦席搭成简易的手术室为伤员做手术。


 


8月2日,有人送来了一位腹部严重受伤,肠子已经破裂的重伤病人,医疗队立即对病人进行手术。在手术过程中,医护人员发现病人失血严重,必须立即输血。经过化验,病人是O型血,可是当时根本就没有血液供应。“在这种情况下,苏州医疗队队长侯坤国当场卷起衣袖,说自己正好是O型血,让医生抽取他的血液,站在边上的医生张建清和护士小徐不干了,他们抢着要输血,3人在手术室争执不下。在这种情况下,侯坤国大声向抽血医生说,我是队长,我命令你抽我的血。看到这种情景,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眼角流出了泪水。”周维高说,经过医疗队几个小时的抢救,病人破裂的肠子终于修复。


 


晚上冷得睡不着跑一阵睡一阵


 


“当时虽然是夏天,但唐山地区昼夜温差特别大。白天太阳把帐篷烤得像蒸笼,我们只能跟着太阳跑,避开太阳的蒸烤。可到了晚上,我们经常被冻得浑身发抖,根本就没办法睡觉。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省肿瘤医院的医疗队和我们指挥部住在一个院子里,我经常看到他们晚上被冻得睡不着觉,集体在院子里跑步,跑一阵子,睡一阵子。我就问他们,他们说跑步跑到浑身发热要出汗时,就赶快回到帐篷睡觉,那样才能睡着。后来我们指挥部也学习他们,实在冷得不行了,就起来跑步。”周维高说,住的问题后来因为省里送来了军大衣和棉被得到了基本解决。在生活上,医疗队在唐山的20多天时间里,几乎从来没有吃过一顿肉,没有洗过一次澡,但他从来没有听到有人抱怨。


 


周维高说,1976年9月1日,他带着医疗队中的11名先进代表到北京参加表彰,其他同志则乘火车回到南京。“在人民大会堂,我有幸和国家领导人一起坐在了主席台上,代表江苏接受中央表彰。当你看到台下有那么多人在为我们这些救灾工作人员鼓掌时,你就能感受到你做的事情是值得的。”说到这里,周维高显得很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