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国民党陆军中将卢焘纪念馆

卢焘的档案资料

您的位置 : 档案资料 > 文章内页
矢志革命
发布时间:2010-08-10 11:32

  1900年,卢泰结束学业后,先后在梧州海关、柳州清军中任司书、文书等职。1904年,他遇上潜入清军进行策反工作的同盟会会员张铁城,受到了革命教育和影响,后经张介绍加入了同盟会。从此,他与张铁城等人在庆远、柳州一带,从事反清革命活动。

 
卢焘故居1907年,孙中山、黄兴等在安南(今越南)河内设立同盟会指挥机关,策动两广革命,组织南方起义。卢焘与张铁城遂离开军营,到柳州创办樟脑公司,并开设富贵升旅馆作掩护,联络各方志士,发展革命组织,为革命筹集活动经费。1908年6月,他们运一批樟脑到香港卖掉,转买了一批武器弹药,暗藏在回头货棉纱包内,途中被武宣县厘金局查出没收。张铁城、卢焘均被广西当局通缉,分别逃往奉天(今辽宁)、香港。不久,卢焘从香港返回南宁,经龙州取道安南河内,转往云南。

  在南宁,卢焘反复思考,总结失败的教训,他觉悟到,要继续革命,赤手空拳是无济于事的,必须设法加入新军或进军事学堂,学习军事技术,宣传革命思想,争取更多的同志,共同努力,才有成功的希望。于是,他打算:一是到昆明去,那里有一位柳城同乡在官府做事,可找他帮忙加入新军或进讲武学堂;二是到龙州去进中法书院。正在酝酿下一步路如何走的时候,得友人介绍去拜会龙济光管带,因为龙济光和卢焘的姐夫郭醴轩属同僚。卢焘向龙借200银元去龙州读中法书院,龙婉言推却;又请他介绍去进云南讲武堂,龙也没有答应。而龙济光却见卢焘人品端庄,又有才学,一心想留他在部下当文书。他对卢焘说:“你这个文弱书生,扛把洋伞还差不多,你扛得动洋枪吗?我看你就在我这里当个文书吧,每月有20两银子的薪水。”卢焘考虑再三,没有同意,因为他此时并不是要找碗饭吃,谋个职务,而是要学军事,继续革命。因而,卢焘向友人借了少量川资,就沿左江步行而上,向龙州进发。

  卢焘一个人步行去龙州,前路茫茫,说不尽的孤单和惆怅,沿途美丽的风景,他视而不见,无心浏览。由于赶路心切,某日已是黄昏,他还未找到住宿的地方。突然阴云密布,竟下起滂沱大雨。道路泥泞,天又黑了下来,视线在一丈以外就看不清楚。一条小溪拦住了去路,暴雨之下,溪水猛涨数尺奔腾急湍,卢焘实难越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卢焘心急如焚,于是他大声呼喊,看看邻近有没有人。突然,有两个年轻小伙,扛着扁担,一面哼着山歌,一面走来,二话不说,一人站到水中,一人站在岸上,将扁担递给卢焘,把卢焘接过小溪。卢焘上岸后,急将被水打湿的衣衫拧干,正要向两人道谢,可是那两人已不见踪影。

  卢焘不得不星夜赶路,摸索前进,走到半夜才看到前面有一个小村落。他到一家茅屋敲门,遇到了一位好心的老婆婆,马上在火塘烧起柴火让卢焘烘烤衣服,又立即煮饭给他吃。第二天,卢焘千谢万谢,继续登程赶路。

  一天,卢焘走到一个小墟集,见有一沿江而上的电轮船停泊于墟岸边。此时,他已走得腰酸腿痛,很想坐船去龙州,但囊中空空,连船钱也不够。卢焘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船再说,到龙州后再找熟人借钱付船资。于是他在人群中挤上船去,由于太疲倦,就在大仓的楼梯脚蟋伏而卧。第二天天刚亮,他忽然听到有银毫落在仓板上的声音,而且靠近自己。他想,是不是楼上帐房漏落下来的,但是向上一看,根本又没有什么漏洞。由于几天的徒步跋涉,他非常疲倦,因而继续睡下去,同时等待别人来寻找银毫。可是直到下午,也不见有人来找。卢泰把银毫一数,竟有好几块钱,不仅足够船资,而且尚有结余,他感到十分幸运,真乃天助也。

  卢焘到龙州逗留了一个多月,住在一个小客栈里。同住那个客栈的有一个贵州盘县人叫冯松生,是一个贡生,卢焘和他很谈得来,情投意合,并结为金兰之交。冯松生也是到龙州谋事的,刚到不久,正在等待机会,盘缠不多,手边也很桔据,所以暂住在小客栈。他比卢焘年长,看到卢焘很有志气,既结为金兰,便以兄长的身份对卢焘多加照顾。

 
卢焘雕塑时值冬末,如何度过年关,是摆在眼前的迫切问题。冯松生便对卢焘说:“我们都是读书人,又能写字,不如写点春联去卖,好度过年关。”卢焘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于是他们上街买了一些红纸,冯松生在客栈写好春联,卢焘拿到街上去卖。遇到赶墟之日,村民们看到春联写得很好,书法漂亮,内容又喜庆吉利,买的人特别多。邻近这个小客栈的居民,也都纷纷前去请他们写对联。所得收入,除过了一个丰盛的春节外,还凑集了一些川资。

上一条: 闻名黔川
下一条: 卢焘生平简介
国民党陆军中将卢焘纪念馆卢焘 生辰 1882.. - 1949.10.14 逝世
广西省思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