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国民党陆军中将卢焘纪念馆

卢焘的档案资料

您的位置 : 档案资料 > 文章内页
不为虎作怅
发布时间:2010-08-10 11:35

  

1922年2月,黔军旧派袁祖铭和刘显世联合“定黔”。3月22日,卢焘不愿与投靠北洋军阀的袁祖铭合作,辞去黔军总司令之职。1924年冬,黔军将唐继虞率领的滇军挤出贵州。1925年春,袁祖铭组建贵州省行政委员会,指定卢焘为委员长,主持省政。卢焘为了维护民主革命和贵州人民的利益,拒不就任。之后,卢焘赶往广东韶关找到北伐军大本营。为了完成推翻北洋军阀的大业,卢焘建议:在滇黔粤桂等省广泛组织动员,筹集兵力,由广东革命政府出钱,组建直属大本营的10万北伐军,并在桂林开办速成军校,培训连、排军官,一年完成建军计划。大本营先后两次请卢焘担任滇、黔、桂三省联军总司令、革命军总司令,卢焘考虑到与自己意见相左,如自己就任总司令,将不利于北伐军大本营的团结统一,因而他婉言推却,仅担任大本营高等军事顾问和高级参谋。

  1925年3月,孙中山不幸病逝,以后蒋介石一步步窃取了国家的军政大权,卢焘坚决反对蒋介石对内独裁专制、对外妥协投降的反动政策。

  1927年11月,朱德率领南昌起义幸存的部队进入湘南地区活动。为保存实力,朱德写了一封亲笔信托人带给时在广州的卢焘,请他致函当时率部驻防湘粤赣边的滇军第16军军长、云南讲武堂的老同学范石生,功范不要与红军为敌。卢焘欣然应命,立即写信给范,劝他不要为蒋介石卖命而攻打朱德的部队,并劝范要念同窗之怀和彼此在护国、护法战争中的革命情谊,设法弄点钱粮、武器弹药接济朱德的部队,解其困境。不久,范石生派人和朱德取得联系,给朱德所部补充了一批物资,并给朱部“国民革命军第47师140团”的番号,以资掩护,使朱部得以在湘南进行休整,为后来朱德率部上井冈山和毛泽东率领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创造了条件。

  1932年,蒋介石要委任卢焘为湖南省主席兼第4路军总指挥,白崇禧又从旁劝说力保,但卢焘以“不能胜任”为由拒不受命。卢焘对家人说:蒋介石是镇压共产党和革命群众的罪魁祸首,“我不能为虎作伥”。

  1936年6月1日,广东的陈济棠和广西的等人去电,坚决主张全国团结一致,共同抗日。冯、李、何、程很快回电,支持和平解决。在全国日益高涨的抗日救亡运动和各方面压力下,事件最后得以和平解决。

  1944年6月,卢焘的好友之女婿周本渊参加“中外记者团”到延安访问,身为八路军总指挥的朱德不仅会见了他,向他打听卢焘的消息,而且对他说:“我跟卢焘是云南讲武堂的老同学,护国、护法战争中的老战友,请你回到贵阳时,带个口信给卢先生,就说“我欢迎他来延安走一走,看一看。如果他住得惯,可以住下来,共商国是;如果往得不习惯,参观后可再回贵阳”。一个月后,周本渊回到贵阳,特地到卢焘的住所半日山庄拜望卢焘,将朱德的口信如实转告。卢焘听后,心情非常激动地说:“朱玉阶(朱德字玉阶)现在当了共产党的总司令,他还记得我,关心我,还邀我去延安,真使我感佩。”周本渊走后,卢焘好几天沉默寡言,思绪万千。一天,卢焘突然对家人说:“我很想到延安去看看,拜望我的老同学朱德总司令。”子女们不敢反对,只委婉地说:“父亲要去延安,但是山遥路远,困难重重,而且还要冒风险,恐怕难得去成。”卢焘听罢,默不作声。以后,卢焘进行多方努力,但国民党的有关部门以种种借口阻挠而未能成行。

  1946年11月,卢焘作为广西地方人士代表出席在南京召开的“制宪国大”,他想借此机会找北平行营主任李宗仁商谈国共合作,和平解决两党争端,并请李宗仁设法帮助他去延安。但这时国民党军刚占据华北解放区的重镇张家口,气焰十分嚣张,卢焘的愿望仍然未能实现。同年,蒋介石到贵阳视察,特地派人到半日山庄约卢焘赴宴。卢焘外出归来,看到请柬后,马上进到城郊慈母园住了一夜,次日清晨即去青岩回避,不愿留在贵阳与蒋介石会面。后来,卢焘当选为广西宜北县国大代表,于1948年春赴南京参加国民代表大会。对此,卢焘曾对人说:“我当国大代表不是为了想当官,而是让国人知道广西有个宜北县,并且能有一个为地方人民说话的机会。”在南京期间,以国民政府主席身份举行盛大宴会,招待与会代表,卢焘不得不参加。宴会结束时,蒋介石走过去与卢焘握手问候,并邀卢焘第二天去他那里坐坐,“有事求教”。卢焘思量,蒋氏单独约见,必有所求,若不顺从,恐会带来麻烦,还是不去为妥。第二天,卢焘便去了上海。会议结束后,何应钦宴请贵州的国大代表,特邀卢焘赴宴。卢因曾在贵州主持过军政,又是何的老上司,不便拒绝。当宴会即将结束时,蒋介石突然进来,何应钦起立介绍,蒋点头与卢焘握手寒暄。由于人多在场,也不便谈什么。

  贵州解放前夕,贵州省政府派人给卢焘送去一张油印聘书,聘请卢焘为贵州反共保民委员会委员。卢焘接到聘书后对人说道:“蒋介石垮台逃往台湾去了,共产党打过来了,贵州这些头目也准备逃路,他们自己性命难保,还要成立什么反共保民委员会,岂不是自欺欺人?”又说:“我又不是国民党,我是孙中山的革命党,我才不受这些人的利用去干蠢事呢。”第二天,卢泰就叫人将聘书退还了省府办公厅。

  卢焘曾和住在他家的一些青年学生谈论国家形势时说:“历代王朝,得民者兴,失民者亡。蒋介石是窃国大盗,独夫民贼,一定败亡,我从来不买他的帐。”

  1949年10月,人民解放军即将向贵州进军,中共地下党曾派人和卢焘接触,向他宣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约法八章》和党的有关政策。卢焘听罢高兴地说:“西南解放之后,我有机会和老同学朱玉阶见面了!”11月初,中共地下党和贵阳的爱国民主人士酝酿成立贵阳市民众临时治安委员会,以保证城市的安全,大家公推卢焘为主任,他当仁不让,欣然接受。他说:“既然公众推选我,那就不好推辞了。我的责任是送旧的去,迎新的来。”他就职后又对全体委员说:“我老了,不中用了。但为贵阳老百姓的利益,愿做一个老牛。大家要我做什么,只要能办到的,决不推诿。现在贵阳真空,我们的首要任务,马上组织市民自卫队,维持市内治安,保护市民生命财产,防止坏人捣乱破坏。”并于当天发表《通告》,安定人心,还派人与各公共事业单位联系,要求他们组织员工,自保自卫,对那些无人看管的机关、仓库、公房,即派人去看守。因而贵阳市在国民党军已撤退,解放军尚未到达的“真空”期间,水电正常供应,没有出现任何骚乱。

上一条: 遇害就义
下一条: 闻名黔川
国民党陆军中将卢焘纪念馆卢焘 生辰 1882.. - 1949.10.14 逝世
广西省思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