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王继文纪念馆

王继文的档案资料

您的位置 : 档案资料 > 文章内页
往事并非如烟 ——外祖母王继文其人其事
发布时间:2015-07-07 16:42

人一生之中,总有些人、有些事,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无论世事怎样变迁,始终在我们的心灵深处,随时能激起我们心底千层浪花般的思潮。我的外祖母就是让我最难以忘怀的一个人,她是我童年、少年一道亮丽的曙光,是我生命的动力,也是我日日夜夜无尽的思念,穿梭在我呼吸的每一个缝隙。

外祖母离开我们近十九年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写一篇纪念文章,却一直不能提笔,因为我怕自己的笔太拙,表达不了对她老人家的深情。看着外祖母的照片,望着那张亲切慈祥的面容,我纵有千言万语,却也不知从何说起,只能默默注视,心中无言地诉说……

外祖母去世后,妈妈常与我谈起关于外祖母从前的点点滴滴,如今忆起姥姥,尘封的往事会突然闯进我的脑海。外祖母的父亲王挺淦,原籍山东滕县级索东龙岗村人。云南讲武堂筹建的见证者、参建者、亲历者、学习者,先跟随清末云南临元镇总兵、云南普洱镇总兵、陆军云南新军军门孔庆塘(引路人)任秘书、参谋官,后跟随清末陆军新军第十九镇三十七协统领官、云贵总督署兵备处总办王振畿(族叔)任秘书、参谋官。参加蔡锷、唐继尧等领导的云南新军重九起义;民国后,参加护国首义运动,在蔡锷、唐继尧、顾品珍部下任职,1926年左右,在云南昆明病逝(40多岁)。外祖母生于清末民国初(1913年),出身于官员家庭、书香门第,幼年即入私塾,学习四书五经。少年丧父,青年经人介绍嫁给了外祖父黄玉玺(黄埔军校第四期政治科毕业生)。她经历了早年丧父中的磨难,在那颠沛流离的困苦生活中,在那个物资条件十分贫乏的年代,还要承担抚养几个儿女的重担,岁月在她一生中刻下的无数疮疤谁能数清?但她依然坚强,依然对生活充满信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不懈怠地辛勤劳作,从来没有片刻清闲。

外祖母是一个慈眉善目、善解人意的老人。一生勤劳、俭朴、善良,体现了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女性的品德。外祖母家离我们家几里地,那时候我们家很穷,在那贫困的年代,家里难得包一次饺子,她总是惦记着给我吃,有时亲戚串门带来一点食品,自己舍不得尝一口,总是慈祥地对我说:“你吃吧,我不爱吃。”不懂事的我顷刻一扫而光,看到我狼吞虎咽的馋样,她欣慰地笑了。冬天,姥姥一双松树皮似的手开满了口子,手指上缠满了橡皮膏药,可还是不停地清清洗洗、忙忙碌碌,经常是在我一觉醒来,姥姥还在灯下为我缝缝补补。我的衣服虽然很旧,但是我总是穿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她老人家为了我操尽了心,就这样,我在她的的呵护和疼爱下慢慢长大。慢慢飞出姥姥温暖的臂弯,姥姥多了一份对我的牵挂,我多了一份对她的思念。

外祖母教育我说:“一句话,没说出来时,你是它的主人,一旦

说出来,就成为它的奴隶。”她还说,“持家要勤俭,好比一囤粮食,从最上边开始节约,能吃的时间长久;如果从囤底节约,就没有吃的了。”

浩然磊落,润物无声泽后人。外祖母自幼受邑里纯朴乡风的熏陶,受父母的谆谆教诲,加上熟读经史,少年经常参加田间劳作,养成了朴素率真、敦厚善良、平和儒雅、自尊自强的性格。在84岁高龄的时候,外祖母走完平凡、朴实的一生。十九年了,外祖母,您知道您的亲人一直在思念您吗?外祖母,您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可您得到的太少太少。每次想念您了,我便会在睡梦中与您相见…………

                                                                                                                                                孔祥鹏

上一条: 这是第一条
下一条: 这是最后一条
王继文纪念馆王继文 生辰 1913.05.15 - 1995.12.28 逝世
山东省滕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