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清康熙中宪大夫孔尚经纪念馆

孔尚经的档案资料

您的位置 : 档案资料 > 文章内页
孔尚经女婿马士琼 — 清儒·山东滕县知县
发布时间:2015-07-07 17:52

一、根据山东省滕州市级索镇孔楼村原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原县委委员孔凡钦提供的历史资料记载信息马士琼是孔尚经的女婿,马士琼清朝康熙十七年(1678年---1680年)任山东滕县知县,四川西充举人,清朝著名学者,才学独优。

马士琼,字书湖。四川西充人。举人。清康熙十年(1671年----1678年)任河北南皮知县。

二、(四川西充、永宁马氏祖籍资料)

这一支马氏为当地的书香门第,名门望族,其最早的记载是马容,为唐代进士,官至侍郎。至明代,不仅是这支马氏出了父子四进士,在明清出了祖孙五举人,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其做官的任上都为清官,均有作为,并有着良好的家风,而扬名于世。

父子4进士,马廷用(1446-1519),字良佐,号紫崖。四川西充县仙林山(今西充县文教局所在地)人。祖父马觉、父亲马铎,后因马廷用贵赠通议大夫,南京礼部右侍郎。马廷用兄马廷惠,弟马廷实。马廷用在明成化四年(1468)戊子科举于乡,高中第一而名震都下;十四年(1478)戊戍科中进士,改庶吉士,初授翰林院编修,进侍读学士。他曾参与预修《大明会典》,官至南京礼部右侍郎。他居官廉洁,尝署南京户部,适岁歉,发廪赈济江北流民就食者,全活甚众。他以经学特别擅长,为时人所推重。他德性和平、文学优赡,列职词林,载笔史馆。

致仕归家后,马廷用训子有方,常以清白训诫子孙,因而3个儿子为官期间,皆深受群众拥戴,后皆作栋梁。卒,赠礼部尚书。著有《紫崖文集》30卷遗世。晋城南街有明代为其修建的学士坊,紫岩场还建有祀云的紫岩庙。其墓在邑境清水沟。

长子马金,字汝砺,明成化十九年(1483)癸卯科中举,成化二十年(1484)甲辰科中进士;第四子马龠,字汝载,与第五子马同,于弘治八年(1495)乙卯科同科中举,又于弘治十二年(1499)已未科同科中进士。至此,马廷用一家便成为父子四进士了。

马金中进士后,初授庐州通判,历南京礼部郎中、德安知府,累官浙江布政使,所至多有惠政。在任地方官期间就兴建余忠宣公祠,特别重视教育,他在庐州(今合肥市)知府任上,创建了景贤书院,培养才子。还在州学建尊经阁,购买大量书籍,存放阁中,刻印过宋戴复古《石屏诗集》10卷附宋戴敏《东皋子诗》1卷(与宋鉴合刻)。受到士民的拥戴。告官还乡之时,舟行至鄱阳湖,遇水贼李金钩,被李劫住欲劫杀,史载知是马金遂“惊愕谢去”,反“转持五百金赠公”,马金婉言谢绝,并谕之以义,晓之以理,李贼感化,“不复为盗”。马金归家后,马廷用见儿子箱箧甚多,疑为有赀,立即命家人打开箱箧,全为文卷,十分高兴。《中国人名大辞典》载文说:“马金所至有惠政,民庙祀之。”时称:“天下清廉第-”。马金致仕后,在家训子孙,以廉介家范,年80时仍手不释卷。

马龠,字汝载。马金的弟弟。明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历官参政。因受家庭的影响,也是乐于施舍,捐资赈灾,以廉洁自守,在禁除贪官酷吏的斗争中不避权势,以耿介不苟著称。马同,曾官河南开封府知府。他们逝世后,均祀乡贤。马廷用归葬在青草沟,马金墓葬于侧。

祖孙5举人。马晋明,字徙华。马廷用长房孙。于明万历十年(1582)壬午科中举。由训导历官司李,治狱尚宽仁,全活甚多,巡按御史察其廉、委监关税,亦以廉称,官至广西思恩府(今广西武鸣县)知府。

马晋明子马云锦,于明天启七年(1627)丁卯科中举,官江西南城知县,为人刚毅正直,昭雪了许多冤案。其时益藩纵横,多枉法。马云锦独与其抗揭,遭罚,夺俸1年,降为苏州府经历,末到任,隐居金陵。马云锦3个儿子马士琼,清顺治十七年(1660)庚子科举人,康熙十七年(1678)任山东滕县知县;马士玙,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丁卯科举人,著有《雪海诗集》相传于世;马士玠,清康熙二十年(1681)辛酉科举人,康熙三十九年(1700)任广东海康知县,时称“三凤,为官廉能有声。至此,马廷用长孙马晋明一家,亦成为祖孙五举人了。

马士琪(?-1719),字韫雪。马廷用之玄孙女,她自幼从父亲马云锦就读,后随父亲宦游江南大地,她喜诗好文,精于诗,推崇杜甫、陆游,诗稿为其父宦朋传抄,咸相推重,14岁便蜚声诗坛,名震巴蜀。马士琪一生嗜学,终日手不释卷,加之幼时随其父历览齐、楚、燕、赵、吴、越之名山大川,阅尽世道人心。成败得失,耳濡目染。故酝酿蕴蓄之久,一泄则成诗,其豪放不羁,自然笼盖诸家,鸿洞踔厉,绝无闺阁之气。她是晋城知县张应垣的妻子,中年时孀居。她甚感凄楚,经常对花落泪,她把她的所想都写成了诗歌,有落花诗15首;对月伤怀,有“竹月”、“庭月”、“楼月”、“闺月”、“舟月”等咏月诗。自哀孤寂凄楚,怀恋夭折故人张应垣。晚年,她更加潜心于学习,或闭门教子,或面壁成吟。1719年病逝。所遗《片石斋烬余草》诗5卷,大梁人阎式矿为其刊校;其长子张新,还辑有她的《烬余诗草》110首。著有《濑泉集》2卷,700余篇行于世,寄物抒怀、言鸿鹄之志,她的“六代铅华蝴蝶梦,林风雨鹧鸪啼”对仗工稳,传为佳句。“社后燕空巢,池上云隔岸”、“酒后神如马,灯前影似僧”,描形绘声绘色,见者疑非闺阁之手笔。当世称她的诗:“鸿洞踔厉,笼盖诸家”,“其豪放飘逸,俨有须眉气”。

1987年9月5日,四川《南充日报》载文说:“像马士琪这样的女诗人,在南充地区的历史上,难得一见”。

明代西充马氏名人还有:马金黄,明正德年间任浙江左参政;马合,明嘉靖年间任贵州石阡知府;马蔚,明甘肃临洮府知府;马让,明贡生,都察院都事;马英,明贡生,攸县知县;马仝,明贡生,开封府知府;马袷,明贡生,荆门州知州。

西充县紫岩乡迄今已有600多年历史。据考,“紫岩”一名源自当地的紫岩庙,而紫岩庙则是为纪念明代礼部尚书马廷用所建。马廷用号“紫岩”,出生地在紫岩乡一村。相传当地于1981年修紫岩初中时才拆除的文昌殿,就是马廷用所建。据马廷用的第13代后人、60岁的马庆仁介绍,当年的文昌殿形似天安门,后有奸人馋言,说马廷用想造反,在家乡大造宫殿,马得知后赶回家乡,将此皇宫式建筑改为庙。如今文昌殿已不复存在,几年前于场上复建的一文昌庙,似还在证实那段往事。

此前,当地人在紫岩场附近山上,修建起颇具规模的“紫岩庙”。当年的“紫岩庙”二月二的庙会,名扬川内,现在当地人还保留二月二这天不下地的习俗。

三、马士琼的诗词:

                           卫水泊舟①马士琼

                     天马云行下碧空,桅樯遥映夕阳红。

                     舟壅柳岸千帆影,水激晴川万壑风。

                     鸥队乍连沙渚上,橹声不断月明中。

                     澄流忽动沧州兴,婉转渔歌思未穷。

    ①泊头镇:古称新桥或新桥驿。由于地跨南运河两岸,成为南北水路交通要道,来往船只多停泊于此,遂形成一个水路码头,故称泊头。此处百舟停泊,桅樯林立,水鸟成群,风起水浪拍岸,杨柳婆娑多姿,别有一番景色。常有人来此游赏,吟诗作赋以记之。

    马士琼,字书湖。四川西充人。举人。清康熙十年(1671年—1678年)任河北南皮知县

马士琼 修的南皮县志(康熙版)

四、马士琼与《王阳明全集》,道光六年(1826年),湖南学人萧名哲等将其师陶浔霍、柳廷方经过多年整理而成的《王阳明先生全集》刊刻出版。王阳明遗著经明末清初的社会动荡多有损失。康熙朝学者马士琼曾经刊刻过一部16卷本的王氏文集,后被陶浔霍在北京琉璃厂书肆购置。他在此书基础上再作整理,又经柳廷方、萧名哲等人进一步整编,遂成这部全集。该书共八卷,卷一录王阳明年谱,卷二为王氏《传习录》,卷三至五为《论学书》,卷六至八为《南赣书》。这是在王学萧条多年后出现的辑录王阳明遗著较好的一个版本。

五、马士琼与王阳明的思想,王守仁,字伯安,汉族,浙江余姚人,因被贬贵州时曾于阳明洞学习,今贵阳市修文县。世称阳明先生、王阳明。是我国明代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和军事家,是朱熹后的另一位大儒,“心学”流派最重要的大师。

清朝学者马士琼对王守仁的评价很有代表性。他赞誉王守仁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立功、立德、立言的“三不朽”式的伟大人物:“唐宋以前无论已,明兴三百年,名公巨卿间代迭出,或以文德显,或以武功著,名勒旗常,固不乏人。然而经纬殊途,事功异用,俯仰上下,每多偏而不全之感。求其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勇夺三军之气,所云参天地,关盛衰,浩然而独存者,唯我文成夫子一人而矣。”

的确,像王守仁这样全面发展的人,不仅在中国历史上,而且在全世界范围内也不多见。他一方面是哲学家,开创了儒学的重要一支(心学),在整个东亚产生了广泛影响,为日本的明治维新提供了精神源泉;另一方面,他又是威震天下的一流军事指挥家,他镇压赣南闽西的农民起义,平定正德十四年的宁王朱宸濠的叛乱,晚年镇压广西的少数民族起义,都体现了非常高超的军事能力。一个钻研心性之理的文弱书生,能同时建立这样卓越的功勋,几乎是一个奇迹。

王守仁的几次作战,智信仁勇严兼备,堪为军事指挥艺术的典范,但其中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的极富哲学智慧的心理战术。王守仁有一句名言: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他的几次军事行动,都很好地运用了心理战术,通过先破对手“心中贼”来瓦解对手,也就是孙子所说的“上兵伐谋”。镇压赣南农民起义时,他的一篇《告谕利头巢贼》推心置腹,循循善诱,顺利地使对手分化为两派,其中一派前来归降,为最后的完胜打下了基础。且看这战斗力胜过千军万马的奇文的第一段:

“夫人所共耻者,莫过于身为盗贼之名;人心之所共愤者,莫过于身遭劫掠之苦。今使有人骂尔等为盗,尔必怫然而怒。尔等岂可心恶其名而身蹈其实?又使有人焚尔室庐,劫尔财货,掠尔妻女,尔必怀恨切骨,宁死必报。尔等以是加人,人其有不怨者乎?”

这里体现了王守仁哲学的核心,人人皆有良知,天理明觉,真诚恻怛,盗贼也不例外。王守仁接着分析造反者们走上这条绝路的原因:“或是为官府所迫,或为大户所侵,一时错起念头,误入其中”,然后言辞恳切地体恤他们做盗贼的难处:“担惊受怕,出则畏管避仇,入则防诛惧剿,潜行遁迹,忧苦终身,卒之身灭家破,妻子戮辱,亦有何好?”最后恩威并用,表示只要归降,既往不咎,若一意孤行,不要怪我不仁:“呜呼!民吾同胞,尔等皆吾赤子,吾终不能抚恤尔等而至于杀尔,痛哉,痛哉,兴言至此,不觉泪下。”如此宏文,难怪连盗贼读了都要动心。

王守仁平定宁王朱宸濠叛乱是他一生军功的顶点,在军事上如此完美无缺,以至于功高骇世,给他带来了一些政治上的麻烦,这是后话,这里我们还是来看王守仁攻心的奇谋。朱宸濠在南昌起兵时,王守仁首先利用反间计,散布假情报,迷惑、离间对手,使得朱宸濠犹疑不决,没有立即出兵,给各地争取了准备时间。等朱宸濠终于出鄱阳,下九江,直趋安庆,窥伺留都南京时,王守仁抓住朱宸濠后方空虚之机,率领士卒直取南昌。待朱宸濠仓促回援时,王守仁驱兵痛击朱宸濠于鄱阳湖樵舍。王守仁战前让人用竹木准备了免死牌,上书一行小字:“宸濠叛逆,罪不容诛;协从人等,有手持此板,弃暗投明者,既往不咎。”关键时刻,王守仁下令连夜将几十万块免死牌扔入鄱阳湖中。第二天天亮,叛军人手一块免死牌,军心大哗。宸濠见大势已去,只有哀叹:“好个王守仁,以我家事,何劳费心如此!”

王守仁的攻心战略和良知说值得一些把员工当贼防的企业管理者们深思。连盗贼都有良知,何况员工乎。这里老板们首先要破的,恐怕是他们自己心中的贼。标准的管理教科书上讨论人性假设,所谓X理论Y理论、人际关系学派等等,也强调要把人当人看。你把员工当好逸恶劳的小人对待,他们就会像小人一样地工作;你把员工当知耻思进的君子看待,他们就会像君子一样地工作。这种主观心理预期自我实现的机制是社会学家、心理学家们发现已久的一个非常有解释力的现象。

心理学上所谓的皮格马利翁效应讲的也是这个道理。在一个著名的实验里,心理学家到小学里根据孩子们放书包的铁柜子的编号随机选出一些孩子,列出名单,告诉老师这些是经过他们的专业检测后认定为才智出众的孩子。一段时间后,那一批孩子果真脱颖而出,成为才智出众的孩子。原因很简单:因为老师们在日常交往中处处把那些孩子当作才智出众的学生来对待,他们为了不负期待,更加专心,更加努力,于是就真成了才智出众的学生。这个心理预期自动实现的机制在生活、工作中其实无处不在。您把我当贼防,我要不偷点什么,好像都对不住您。您要是把我当个人看呢,肝脑涂地,铁血以报。这个道理好像不需要博士、教授来讲,贩夫走卒都懂,可是要在企业管理、商业交往中恰到好处地使用这些原则,却绝非易事。

六、读《王阳明全集》有感

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为我们留下了许多灿烂的经典,它们是中华文化的精髓,是中华文化的内核。

阅读这些经典,我们能从祖先那里得到无穷的智慧;阅读这些经典,能让我们的心灵得以安顿,让我们的境界得以提升,让我们的内心变得更加和谐、更加妥帖。

有人说经典是千百年前祖先为我们煲好的一锅“心灵鸡汤”,只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忽略了她。新年伊始,《报刊•阅读》版特别策划了“百家书话经典品读”活动,我们将受邀请参加有关专家引领读者朋友到《王阳明全集》、《中庸》、《大学》、《荀子》、《道德经》里去徜徉一番,品一品圣贤们给我们煲的“老火靓汤”。希望您能在阅读中得到心灵的营养。

近两年,我常常翻阅《王阳明全集》(吴光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读之、品之、思之,常废寝忘食。书中清儒马士琼的一段话:“求其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勇夺三军之气,所云参天地,开盛衰,浩然而独存者,惟我文成夫子一人而已。”让我拍案赞叹,好一句“浩然而独存者”!观阳明子的一生,他在气节、功业、文章等诸多方面矗起了座座丰碑,无论前学还是后生,实难望其项背,故而推其为“一人而已”确不为过。

王阳明自小聪慧异常,年仅十一,便立志“学圣贤”。阳明曾问老师:“何为第一等事?”老师回答:“惟读书登第耳。”年幼的王阳明却出语惊人:“登第恐未为第一等事,或读书学圣贤耳。”阳明子能在古代士子们奔竞于“场屋”、孜孜于功名科举的大环境下,悟出了读书并非为科考,而应该以“成圣贤”为“第一等事”,确实不易。

王阳明又在《别湛甘泉序》一文中,详细地探讨了世人不好“圣学”、不为“圣贤”的原因。他指出:“颜子没而圣人之学亡,曾子唯一贯之旨传之孟轲,终又二千余年而周、程续。自是而后,言益详,道益晦;析理益精,学益支离无本,而事于外者益繁以难。”为何在说“圣人之学亡”后又讲“曾子以一贯之旨传之孟轲”呢?关键在此处之“圣人之学”的“学”是动词,不是名词;“圣人之学亡”并非指儒家学说亡,而是说“学以为圣贤者”没有了。

颜回是孔门中以德行著称者,也被认为最与孔子相似,所以后世称其为“复圣”,即便大儒孟子也只被推为“亚圣”。所以,阳明子才说颜回之后,就没有“学以为圣贤者”了。而儒学之宗旨则由曾子传之孟轲,一千多年后再由周敦颐、二程光大之;但此后,“圣人之学”的“学”被众多学者误以为只是一种“学问”或“学说”,亦即把此“学”当作一名词。因此,宋儒(尤指朱熹)对儒学转入析理求精,言越多语越详,辞章训诂越纯熟,可儒学之本——做“圣贤”反而无法彰显了,此离儒学真精神不啻十万八千里。

在阳明子看来,儒学应该是“圣学”,“学”是动词而非名词,亦即“学圣”,是“学做圣贤”之意。而人们若以“圣人之道”太高远,且劳而无功,是人之所不能做到,怎可以之为人生之志?无其“志”,故“学”也仅仅限于在古之几部经典中摘章寻句,辨名析理,求取功名利禄,以为“儒学”尽在此,岂不大谬!

《说文》解“圣”字云:“圣,通也,从耳,呈声。”“圣”的最早之意是听觉特别敏锐者,后引申为才能特异的无所不通者。在儒家学说中,“圣人”是“尽伦”之意,是道德上的完人,具有最完整的道德人格,具备最高的道德品质。如此高的境界是一般人、甚至于特殊人也是难以达到的,因此,世人以“圣人之道劳苦无功,非复人之所可取”,不以儒学为“自得”之“成圣之学”,仅视其为一种词章记诵之学说或理论,甚至当其为牟取利禄的工具也就顺理成章了。阳明子则以“人皆可以成尧舜”的古训出发,肯定“满街都是圣人”,因为“个个人心有仲尼,自将闻见苦遮迷。而今指与真头面,只是良知更莫疑”。这是说,因为人人生而具有不学而能、不教而会之“良知”,而“心之良知是谓圣,圣人之学,唯是致此良知而已”。所以,“为圣人”不过就是发显、推致、光大其“本心之良知”而已,这应该是人人都可为之事。

许多人以为“英雄”、“道德楷模”太高远,自己怎能做得到?其实,一个人只要立志“学圣贤”,平日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莫不中规中矩,实际上也就离“圣贤”不远了;人人如此之思如此之行,和谐社会的稳步推进也就顺理成章了。

七、马士琼与[康熙]《南皮县志》八卷卷首一卷,(清)马士琼修,吴维哲等纂, 汤淳等纂定,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刻本,马士琼,字书湖。四川西充人。举人。清康熙十年(1 67 1年)任南皮知县。吴维哲,字浚之,号茹庵。南皮人。举人。曾任汝阳知县。 汤淳,字润生,号似庵。南皮人。清顺治十八年(1 66 1年)进士。秦代始置南皮县,隶属巨野郡,其后,历代隶属多有变更,明永乐年间改隶河间府沧州,清因之。南皮县志,明万历间知县李正华创修,清康熙十一年(1672年),为修一统志,“令天下郡县,纂修志书”,于是,马士琼延邑中士绅,重纂县志,“参考旧志,旁搜博采,增新删繁,补遗正讹",“阅八月而成书”。(本志(马序<凡例>),全书8卷,依次为:图经、事记,建置、赋役、官师、选举、人物、艺文,下分54个小目。“事记”为本县大事纪年,其中有李自成派县令上任的记载。(北京图书馆缩微胶片)注:据《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国家图书馆、南京图书馆(有佚名校补)藏。

                                                                                                                                     孔尚经第11代孙:孔祥鹏

上一条: 这是第一条
下一条: 《孔尚经中宪大夫世家》跋
清康熙中宪大夫孔尚经纪念馆孔尚经 生辰 1620.. - 1691.01. 逝世
山东省滕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