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天使女孩胡伊萱纪念馆

胡伊萱的档案资料

您的位置 : 档案资料 > 文章内页
善良的心,会生生世世传递下去
发布时间:2013-08-10 11:14

胡伊萱的不幸并不在于她的好心,而在于遇上了一个怀着歹心的孕妇。而还有更多的人,为了这素不相识的女孩,在广场上点亮祈福的白烛。
我是满怀忐忑地开始在佳木斯的采访的。还记得第一次在微博上读到“孕妇装病骗女孩回家供丈夫性侵”这样的消息时,因为它不寻常的残酷,我几乎以为那是一条假新闻。
而抵达桦南县城之后,与胡伊萱生前的朋友们——一群打扮有些“非主流”的少男少女在一间废弃的门面房里见面,他们带着佩服的表情说我“胆子真大”,“小姑娘敢一个人跑这儿来采访”。
这样的案件、这种赞叹让我觉得背脊有些发毛:有这么险恶吗?
胡伊萱的遭遇震动了这个小县城。据说案件刚披露的那两天,每天都有几十人专程去县医院病房痛骂女犯罪嫌疑人。它可能也彻底改变了小城里一些人看待社会的方式。在采访中,一位当地的大婶抱怨说,现在在家待客都不敢帮人把饮料打开。她的女儿孙雨是胡伊萱的朋友,已经20岁,但这些天她完全不放心让女儿一个人上街。
“萱萱就是太傻、太好心,才会跟着那孕妇上楼,”聊天时孙雨妈妈不止一次感叹说,“以后真是不敢去做什么好人了。”
同样的话也出现在胡伊萱那些十七八岁的朋友口中。“如果这只是一条登在报纸上的社会新闻,也许我会想一想。可这事儿发生在胡伊萱身上,我没法接受。遭难的是那么好的女孩,我身边最好的朋友,”胡伊萱的初中同学周畅说着这话时,眼中满是悲愤。在刚得知闺蜜遭遇的那两天,她上街看见不认识的孕妇,能激动得“两眼都发直”。
只是,宣称“再都不助人为乐”的她,那天一点不见外地陪着我在桦南县城各处跑。在女犯罪嫌疑人谭蓓蓓紧闭的病房门口,没有仇恨的眼神,没有辱骂,她倾身听着房内的动静,只露出一种带点惆怅的笑容:“听不见什么”。
我想,她哪有自己说的那么狠,分明是个坏不起来的小孩。
虽然发生过这样令人心寒的案件,桦南还是在很多细节处让我感到温暖。刚到这里时进一家饭店问想吃顿便饭,服务员特别热心地建议说“一个人去那边的饺子馆里吃顿饺子多好呀”,然后给我指了路;从孙雨家采访出来,楼道里遇见的大妈很关切地告诉我外面开始下雨了,“快回家拿把伞”;最后,在离开桦南的大巴上,我的座位上浸了点水,邻座的姑娘赶忙掏出纸巾来帮忙,自然得就像那是她的座位……在这里待得多了,我逐渐能理解,为什么每个我采访的人都说,如果当时是自己遇到那位跌倒的孕妇,也会像胡伊萱一样扶着她回家。
哪怕到现在,这少女的家人还是“想来想去,碰上了这样的事情,怎么都会帮一把的”,她的不幸并不在于她的好心,而在于遇上了一个怀着歹心的孕妇。而这里还有更多的人,为了素不相识的这女孩,在广场上点亮祈福的白烛。
我喜欢一个网友在胡伊萱空间里的留言:你善良的心,会生生世世地传递下去。
可能这是更好的一种纪念这个少女的方式呢?
有一次,我问孙雨和周畅,如果换了胡伊萱在报纸上读到这样的社会新闻,她会因此就放弃自己的好心吗?这两个女孩带着些无奈相视一笑,说,“她一定还是老样子”。这个胡伊萱呀,以前逛街遇到乞丐,就算身上没钱,她也会问闺蜜借上一两块递给对方;在关于恶犬的报道很多时,她还“气呼呼、特别不讲理”地要跟小狗站在同一战线。
采访结束时,最初的忐忑已经被一种感慨所取代:冷酷无情的人永远都存在于人群中,但人的善良,哪怕在经历过最糟糕的事情后,也还是能凸显出来。这也许就是我们总可以对世界怀有希望的原因。

天使女孩胡伊萱纪念馆胡伊萱 生辰 1996.08.30 - 2013.07.24 逝世
黑龙江省桦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