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最美温州人蔡福想纪念馆

蔡福想的档案资料

您的位置 : 档案资料 > 文章内页
王青意和蔡福想的“美丽故事”
发布时间:2013-11-06 13:27

昨天下午,许多村民及王青意的生前好友悼念王青意。

深夜,昏暗省道上,车来车往,面对受伤孕妇,刚结束一天工作,疲惫不堪的王青意和蔡福想,用生命作出了选择:当那辆农用车撞来时,他们正保持着下蹲抬人的姿势。

  37岁的平阳县腾蛟镇带溪社区党委书记王青意留下了一个七岁的孩子,这个懵懂的孩子,暂由几个朋友照顾,他只以为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总有一天会回来的;而52岁的腾蛟镇青湾村村委会主任蔡福想静静躺在灵柩内时,他的女儿一遍又一遍擦拭着玻璃,看一眼,再看一眼。

  前天,他们被授予“最美温州人”称号。但很多人都说,他们的“美丽”,不只是用生命作出了抉择。

  冰冷的秋雨,昨天一直落个不停,赶来看两人最后一眼的村民,一拨又一拨。今天,两人将举行追悼会。

  “最穷”的王青意

  想得最多的一直是别人

  王青意,曾经是小伙伴里最穷的,幼年丧父,母亲改嫁,让他从小格外懂事。

  “我和同学不一样。”这是大伯王振龙记忆中,王青意常说的一句话。王振龙看着侄儿可怜,常偷偷塞些零花钱给他,可王青意经常一分不花交给奶奶,说要存着。

  王青意也从不主动对大伯提及,自己需要什么。可成年后,他常对大伯说:“你们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说,不要怕不好意思。”

  “我们班50多人,有40来人都已经赶到了。”杨建波与王青意是高中同学,听到噩耗后,他立马从深圳赶了回来。“他热情,爱张罗,每次我回来,第一个想到打电话的人就是他,可现在再也没这个机会了。”还没说完,杨建波的眼睛红了起来,为了平复情绪,他赶紧转移话题,说起了这个“老头”的乐观人生。

  “起初我们叫他‘老头’,因为他穿得总比我们显旧一些,看上去有点老态。后来,他做事稳重、周到,总照顾我们,‘老头’逐渐成了昵称。”在杨建波的记忆里,打开水、寝室打扫卫生、放饭时间拿饭盒这些活似乎总是“老头”在干,他们没在意,“老头”也干得自然。

  “他帮我们干的小事太多了,多得我们都习以为常。”放假时,王青意会偶尔借宿在杨建波家中,帮忙一起干农活、干琐事,杨建波的父母都很喜欢这个乖巧的孩子。

  “可能别人遇到这样的事,会在旁边打电话报警求助,但以他的性格,我知道,他一定会上前扶起伤者的。”林海娅也是王青意平阳一中的同学,有一次她托王青意办户籍证明的事情,中午打电话,下午就办好了,晚上10点多,王青意忙完了工作,特意从腾蛟赶到鳌江,把户籍证明送到了林海娅手中。

  “我们知道他家里困难,读大学时,几个关系好的同学,每个月从自己的生活费里省下五十、一百,集合起来给他寄去。”林海娅说王青意本来怎么也不肯接受,他们好说歹说,甚至搬出了王青意的奶奶,说是帮老人家,他才勉强受了这份情。“可毕业这么多年,他对我们的关心、帮助早就超过这份情意了。”

  “热心肠”蔡福想

  还是一个有名的“贴钱主任”

  种田、跑业务、养猪、养鸡,在没当村主任前,蔡福想总是没日没夜地忙。

  哥哥英年早逝,留下3个当时未成年的侄子。蔡福想收养了他们,还要拉扯自己的两个女儿,赡养年迈的妈妈。

  这样的家庭,蔡福想只能玩了命工作,可他却天生一副热心肠,村里哪家有点事情,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前帮忙。以至于2010年,许多村民一致推选他当村主任。

  三年来,村里通往腾蛟工业区,原本2米不到宽还绕大圈的小路,修成了4.5米宽的水泥路,路程缩短了4公里。上级财政补贴的钱不够,蔡福想挨家挨户去做工作,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募集了15万元,还招募到了等同于24万元的劳动力。

  1500多人的青湾村,原本很多家庭自己挖水井,有的挖得深,有的挖得浅,挖浅的埋怨挖深的抢走了地下水,村民间总是争执不断。蔡福想争取来了资金,建起水池,拉起了自来水管,仿佛在村民间搭起了沟通渠道,把多年的积怨都冲散了。

  隔壁村建变电站,很多电线杆及塔基通过青湾村70多户村民的田地,村民情绪激动地反对,上一届村委会没能把这个问题解决,蔡福想挨家挨户做工作,每天骑着助力车,从天亮忙到天黑,一方面做村民的工作,一方面做电站的工作,终于做通了村民思想,也为村民争取来了利益。很多人都说,这事,没他做不成。

  近年来,妻子总是埋怨蔡福想,不顾家里的事情。蔡福想反而做通妻子工作,让她去学习广场舞,免费教村民跳舞。

  这样的事情,在蔡福想身上一件又一件,说不完。因而这次换届选举,蔡福想成了唯一候选人。“大家都知道,他村主任的地位是无法撼动的。”村委副主任张正榜说。

  但昨天,记者在青湾村办公楼,却找不到蔡福想的办公室。村里的会计张正勇说,他的办公室早在三个月前,就让给几名危房拆建无房住的老人了,他还动员村支书让出了办公室,日常办公则和其他村委委员挤在一间1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

  在张正勇看来,蔡福想这些做法,他早已习以为常了,除了自己掏钱出公差,蔡福想,还是个有名的“贴钱主任”,村里造路,他带头掏了3500元,村民生活困难,他自掏腰包救急,常三百、五百地掏,孤寡老人生病,他带去医院,他一年的村主任补贴还不够他倒贴。

  “他们,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基层工作白天会议多,干部们晚上经常入户家访。近期尤其如此,落地在带溪社区的南溪制革基地正在改建,涉及腾空、征地、拆迁。

  村级领导换届,要到各家各户摸情况,做宣传,积极参加选举投票。

  最近3个月,王业盆已很难找王青意这位发小出来吃饭聚会,每次打电话他总说忙,“起码打了有几十个电话”,没想到,会再也见不到他。

  连日来,王业盆不断地翻看王青意的微信,试着搜集王青意生前的一些照片,这些照片大多拍摄于准备开会前的空隙,可他突然发现,王青意拍的大多数照片,窗外都是黑乎乎的。

  10月18日,王青意在微信中发出:“加个小班!明天能休个好息!”但这似乎只是“望梅止渴”,他很快又发出:“嘻不休。”

  在他的微信中,“加班”字眼总是频繁出现。

  “相传幸福是个美丽的玻璃球,跌碎散落在世间的每个角落。有的人捡到多些,有的人捡到少些,却没有人能拥有全部,但是都能捡到幸福,你越努力捡幸福越多。”10月25日,他微信里有这么一段话。

  “我十几岁就没了爸爸,他就像我亲爸爸一样……”昨天,话还没说完,蔡庆阳就哽咽着说不出了。他是蔡福想的侄子,自从没了父亲,三兄弟都是蔡福想带大的。长大后,蔡福想还盖了间三层楼房给他们三兄弟住。去年为大侄子办了婚事,又为另外两个张罗,“他怎么能说没有就没有了呢”。

  蔡庆阳说,家里都反对叔叔担任村主任,“太忙了,整天在村里跑来跑去,家里的事情都顾不上”。

  5年前,两个后来相继考上浙大的女儿设计了一张荣誉证书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蔡福想,上面写着“模范老公,光荣爸爸”。两个女儿还画了一张漫画,“爸爸是个好人,岁月你别伤害他”。这两份礼物,蔡福想至今摆在房间里。

  10月30日,王青意在微信上写道:“亲眼见到飞车从旁边飞过,到家了还心有余悸!”

  岁月终究没有伤害蔡福想,也没有伤害王青意,但谁也不曾想到,会以这种残忍不讲理的方式“不伤害”。

  10月31日深夜,昏暗省道上,车来车往,一身疲惫的王青意和蔡福想,当那辆农用车撞来时,他们正保持着下蹲抬人的姿势。

最美温州人蔡福想纪念馆蔡福想 生辰 1963.05.10 - 2013.10.23 逝世
浙江省温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