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邹承鲁纪念馆

邹承鲁的纪念文选

您的位置 : 纪念文选 > 文章内页
一周科技风云:到我死为止,还要说/赵亚辉
发布时间:2007-05-15 12:10     作者: 爱的摇篮   

11月23日凌晨,一位大师离我们远去了。

  让人“意外”的是,人们在纪念他的时候,议论最多的,不是他的科学成就,而是他的“说真话”。

  他就是邹承鲁。说真话的邹承鲁。

  事实上,他的科学成就不可谓不丰厚,随便说出几样都让人仰视:他是中国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主要贡献者之一,是我国生物化学领域杰出的科学家,早在1980年,他就当选为学部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

  正是这位院士,却多次在公开场合说:“老百姓不要迷信院士,不要相信院士万能。”

  从1957年提出“对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应予以歧视,应允许研究生和导师相互选择”开始,近50年来,他不知说过多少类似这样的真话,他受到的不公正对待、打击报复、埋怨辱骂也不在少数,但是他不在乎,他憋不住。他说:“我就是看到我觉得不对的东西就憋不住,这个现象不得到根本的纠正,我就一天不会放弃,一直到我死为止,还要说。”

  他最终用行动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去世前20天,他发表了最后一篇文章《必须严肃处理学术腐败事件》。

  他一辈子都在说真话,不仅给同行说,不仅在报告里说,他给中央领导说,他在大众媒体上说,他对最普通的人说。他让千千万万的人知道了,什么是“科学的精神”,什么是“科学的良心”。

  邹先生不留情面,不讳直言。他的夫人、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的女儿李林院士曾开玩笑地说:“邹先生没有出息,做事不给自己留后路。”

  在评选院士的时候,有候选人来找他,他不客气地说:“院士选举条例有规定,如果个人搞公关,就取消资格。你最好别再找我了,这次我就不给你公开,下次再这样我就公开了,这样你的资格就会被取消。”

  邹先生求根问据,从不轻言。“对专业之外的东西,我不愿意多管,我觉得我的知识有限,我管不了。”对于专业内的事,他发言前也总要调查一番。在“基因皇后”陈晓宁事件中,邹先生看了材料觉得很荒谬,但他没有轻言,通过国外熟人进行调查,发现她很多东西是编造的,才予以揭露。

  邹先生针砭时弊,为人敢言。关于院士选举,他说:“院士选举最大的毛病一是不够透明化,二是单位的参与实在太多了。”关于科技环境,他说:“人治和腐败是中国科技两大致命伤。”

  邹先生走了,但他说的真话留了下来,他坚持的科学精神留了下来,他坚守的科学道德留了下来。

  让我们再重温一次他对自己的要求:“一个真正的科学家,即便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戳穿假话,或者无法说出真话,或者可以选择不说话,但至少要做到不说假话,不主动用假话去邀功请赏,去谋财害命。这是科学道德的最低的一条底线。”

    《人民日报》 (2006-11-30 第14版)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邹承鲁纪念馆邹承鲁 生辰 1923.05.17 - 2006.11.23 逝世
江苏省无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