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执行特殊使命的红色女特工张露萍纪念馆

张露萍的纪念文选

您的位置 : 纪念文选 > 文章内页
张露萍等七烈士陵园
发布时间:2007-07-03 16:08     作者: feiyutiankong   
息烽境内除南北对峙的南望山和西望山两大山脉外,在中间还有一座环形山脉――团圆山,团圆山东侧有一个叫快活岭的地方。林木繁茂,左右的沙石坡和龙崩山两座小山把快活岭镶在中间,形同一把椅子。作为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的一部分,七烈士陵园就座落在绿树成荫的快活岭中。一进大门,拾级而上,首先看到的是高耸入云的纪念碑,碑上是白色大理石贴金的“张露萍七烈士纪念碑”9个大字,碑座四周黑色大理石上刻着七烈士生平和业绩。纪念碑后面有两座石砌的圆形陵墓,左边陵墓里长眠着张露萍烈士,右边陵墓里合葬着冯传庆、赵力耕、杨光、陈国柱、王锡珍、张蔚林六位烈士的忠骨。

  1945年7月14日,在快活岭军统被服仓库前的石梯上,一阵密集的枪声骤然响起,张露萍等7名党的优秀儿女倒下了,他们的血染红了路边的泥土。

  张露萍,四川崇庆人,原名余硕卿,又名余家英,14岁在成都建国中学读书时,认识了车耀先的女儿车崇英,成为密友,经常出入车家。在车耀先的影响和教导下,树立了革命的理想和人生观,读书其间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是“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的骨干。1937年底,由车耀先安排在延安学习。1939年秋,中组部和社会部派她回四川做统战工作,她告别了结婚才数月的丈夫陈宝琦,并以党员张蔚林妹妹的身份出现,由叶剑英亲自改名为张露萍,成为军统电讯总台内“中共秘密支部”的负责人,和其他演员一道插进敌人的心脏。  在电讯台里,冯传庆是报务主任,军统所有收发电文都要经他的手,张蔚林的工作是监听。这样,军统电讯台的收发报监听全控制在这几名中共地下党员手中。他们常把一些重要情报通过张露萍转送到南方局叶剑英手中,还把军统在全国各地,特别是解放区的敌特电台的密码、波长、呼号等电告延安。有时他们监听到国民党有重大的军事行动后,就及时把情报送出,使我党破获了不少潜敌,避免了不少损失。

  高层机密的一再泄露,使蒋介石和戴笠感到震惊,也感到高层机要部门有问题,但不知问题出在哪里。1940年春,张蔚林因工作中不小心烧坏了一只电子管而被关禁闭,认为自己暴露,便逃出找南方局雷英夫报告,于是引起了敌人的注意,抄了他的住处,搜出了绝对机密的全国电台分布和一些密件,致命的是搜出了他们七人的名单,这样,几人陆续被捕了。七名党员被捕后,受尽酷刑,但他们始终不吐一个字,保持了共产党人的崇高气节。蒋介石亲笔批示,将他们长期监禁,随时可以处决。

  1941年春,张露萍等人被送到息烽集中营关押。张露萍关在“义斋”,张蔚林等关在“仁斋”。不久,张露萍在图书室见到了指引她走上革命道路的车伯伯,并在其鼓励下,七人又成为“中央狱中秘密支部”成员,在党的领导下继续和敌人斗争。1945年6月,戴笠到息烽集中营视察,询问了张露萍等七人的情况,回去后下达了杀害七人的电令。

  1945年7月14日午,“义斋”女管理员张家启对张露萍说他们被放了,叫他们收拾好东西回重庆。张露萍从张家启含悲的脸明白自己为革命献身的时候到了。她和张家启来到保管室取出进来时被收去的衣物,她穿上在重庆从事地下工作时的浅咖啡色薄呢连衣裙,戴上红宝石戒指,把箱子砸在警卫组门前的石坎上说:“我知道我要去哪里。”黄彤光为她化了最后一次妆,她反而安慰说:“彤光姐,不用担心,我知道我去哪儿,我心里很坦然。”不一会儿,冯传庆等六人也被押上车,周养浩坐在前面的吉普车上。车子一出大门,张露萍和战友们就高唱《国际歌》。车子开到半边街时转弯朝快活岭开去,到了快活岭军统被服仓库前停下,特务叫他们下车说要装一些被服去重庆。他们下车刚走上库前石阶,罪恶的子弹从背后射向他们,六个战友倒下了。张露萍因走在前面,当时腿部中弹,她猛一转身,用手拍胸,喊了一声:“笨蛋,朝这儿打。”接着,她高呼一声“中国共产党万岁!”行刑的特务吓得手发抖不敢再开枪,特务队长荣为箴拔出手枪连开几枪,党的好女儿张露萍倒下了,年仅24岁。

  为了这个难以忘却的纪念,党和政府将烈士的忠骨安葬在了他们就义的地方,并为他们修建了高大的纪念碑。
上一条: 张露萍的一段狱中恋情
下一条: 这是最后一条
执行特殊使命的红色女特工张露萍纪念馆张露萍 生辰 1921.05.28 - 1945.07.14 逝世
四川省崇庆(今崇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