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庄蕴宽纪念馆

庄蕴宽与张皎的纪念文选

您的位置 : 纪念文选 > 文章内页
庄蕴宽的二个夫人
发布时间:2018-04-20 17:51     作者: 欧洲网友   

庄蕴宽的二个夫人

 

  庄蕴宽(1866-1932),字思缄,号抱闳,晚号无碍居士,江苏常州人。中国近代政治家、书法家。陈衡哲为其甥女吴祖光舅公清末名臣、民国政要。

 庄氏是近代中国社会转型时期一位具有代表性的历史人物。其一生跨越晚清、民国二个时代。清末,他曾先后担任广西平南知县、百色直隶厅同知、梧州知府、广东武备学堂总办(黄埔)、广东常备军统领、广西兵备处总办、太平思顺兵备道、龙州边防督办等、钦加正二品衔。任职广西期间,他以武功肇建广西。曾邀请钮永建、蔡锷、李书城等革命志士创办法政学堂、陆军学堂,选拔李济深、蒋光鼐、陈铭枢等人去军校深造,并曾掩护过孙中山、黄兴等人在广西的革命活动。辛亥革命爆发后,他亲赴武昌前线,力促黄兴东返,尽早建立全国军政统一机构。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他被推举为江苏都督。北洋政府时期,任都肃政史、审计院院长(11年之久)等职。在任上,他不避权贵,声张正义。袁世凯称帝,参议员共60人(实际参加44人,四十三票对一),唯庄蕴宽一人反对,以直名天下,国士无双,享誉士林。“五四”运动期间,他参与成立“国民外交协会”,向巴黎和会申诉中国的正义要求。后担任故宫博物院长、董事会董事、理事、图书馆馆长。是故宫博物院的创始人和杰出的早期领导人,为故宫博物院的创建和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晚年在籍, 庄蕴宽回江苏任《江苏通志》编委会总纂,历经3年因经费短缺而未果。并与空间禅宗高僧天宁寺方丈冶开交往甚密。1932年2月在家病逝,终年67岁。去世时遗命以僧服殓,私谥“贞达”。

    他的一生跟踪时代,与时俱进、清刚自持、作为显赫。他不但从政为官,而且能诗擅联,字画也非同凡响,是清末民国时期写碑很有成就的书家。他的书法有着痛快潇洒、豪放纵横,以书写心的个性艺术表现。作为文人墨戏,完全是写心,是“心运”而成,有着不凡的气息。

   上海文史馆长馆长这样称道庄蕴宽先生家族素以诗书传家,家风可颂,人才辈出,群星璀璨,在常州,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涌现了许多文化名人大家,其中庄蕴宽先生无疑是一位杰出的先贤,是一座令人仰止的丰碑。

  说起庄蕴宽的夫人有二,大夫人董优胜,小夫人张皎。

  董优胜夫人家族书香门第,学以家传,背景显赫。父亲董学濂,字学周,举人出身,乡里名绅。生卒不详。

 祖父董佑诚1790-1818),字方立。著名数学家自幼颖异,末及弱冠,兄董基诚腾踔士林著有《割圜连比例图解》、《堆垛求积术》、《椭圆求周术》、《斜弧三边求角补术》,并精通舆地学,善于写文章,其《华山神庙赋》,一时传诵。张之洞《书目答问》(1875年)曾把董佑诚归为“骈体文家”和“中西法兼用数学家”。

    祖叔父董基诚1787-1840),董祐诚兄长。清代骈文家、词人。

董优胜1865-1952)江苏,常州人。庄蕴宽同是江苏常州人。两从小就认识,可谓青梅竹马,她比庄蕴宽大二岁。她俩曾同在一起读过私塾,聪慧,是个才女;由于两家门当户对,便在1885年11月19日庄蕴宽与董优胜成婚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庄蕴宽与董优胜共育有三子三女,二子一女幼卒,一子27岁卒

1897年,庄蕴宽去百色赴任,庄和董夫人及二个儿子一同乘船前往百色,船上,大儿子忽叫肚子痛,董夫人说是不是着凉了,说着就给孩子吃了点十滴水,让他盖着被子睡下;没想到几小时孩子肚子痛仍没好,只好叫蕴宽问问船上有没有医生,蕴宽急冲冲去找大夫,后来,总算叫来个所谓的医生给孩子看了看,也没说出个所以然,一天以后,孩子就这样活活的痛死了......

    庄蕴宽和董夫人及小儿子在回常州的船上,小儿子也闹肚子痛,小儿子还说:我不要象哥哥一样哦!果真,二天后小儿子也死了。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董夫人她强忍丧子的悲痛,咬了咬牙,毅然支持安慰着丈夫,生怕丈夫工作受影响 。她对蕴宽说;“再黑的黑夜也会迎来黎明,再长的坎坷也会出现平路,你要坚强,你是家中的顶梁柱啊!天下之理,夫者倡,妇者随。董夫人就是这样一个坚强和高雅的女人。

   1909年12月庄蕴宽告别了14年的两广生涯,借故回常州,(因掩护孙中山和二救黄兴)辞职。

   1910年“废科举”、“兴学校”的革新浪潮中庄蕴宽在常州青果巷城隍庙内创办捐资粹化女子学校。初时,女学设初小、高小、师范预科和简易师范,翌年改称粹化女子师范学校。开启了常州师范教育之先就在这条文气氤氲的青果巷,在明清两代出过近百名进士。著名画家吕凤子、音乐家刘天华、历史学家吕思勉、诗人艾青等都曾在常州师范讲坛上教书育人当时,董夫人任粹化女子学校的监督董夫人她在学校中经常教导女学生要自尊、自爱、自重、自强。她常以“赠人以言,重于金石珠玉;劝人以言,美于黼黻文章;听人以言,乐于钟鼓琴瑟。”学生中有人这样称赞她:“董教导的教学真的很好,她总是对我们学生循循善诱,从来不骂我们;常以身教于严教,她是我们的至圣先师

    庄蕴宽与董优胜夫人的三个孩子

    在我家的相册里,珍藏着许多照片。每一张就是一个美好的瞬间,一段难忘的回忆。

这张照是庄蕴宽任江苏都督时和董夫人及三个孩子在苏州园林游玩的唯一留影。从照片中可看出他们虽然有子有女。但是他们的神情还是很沉重的,一共生六个孩子,三个已夭折,一个在27岁时也走了。

时光蹒跚的步履踩出世事起浮跌宕的幽曲,人生的河床淹没了悲难的绝唱,风雨同舟,聚散依。一寸寸基石倒在镌刻心痕的旅途,偎依在刚正不阿风雨的董夫人依然是那样的美雅端庄、俨然是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

 

    庄蕴宽一生中,共参加过二个女儿的婚礼,这便是第二个女儿庄慈和梁纪泰的结婚纪念的合影。庄蕴宽左六(下面站着一个男孩)、董优胜夫人前排右四,右五是著名的陆小曼。董夫人后面的一个是庄曜孚(庄蕴宽妹,陈衡哲母亲)、左五是陈韬(陈衡哲父亲)。

 婚礼虽只一时,相爱是一辈子;洞房春意常在,围城风景长存;慢慢变老的,是彼此的容颜;永远不减的,是相互的真情。女儿婚礼的成功举行令亲朋好友个个笑逐颜开,婚礼简朴而又圆满。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庄蕴宽和董夫人就是以这样简简单单方式为女儿办了婚事。

 清廉刚正的庄蕴宽就是以此观为家教:古之教者,莫难严师。师严道尊,教乃可施。严师维何?庄敬自持,外内若一,匪徒威仪。施教之道,在胜己私,孰义孰利,辨析毫厘。源之弗洁,厥流孔而。毋忽其细,慎独谨微。毋事于言,以身先之。教不由诚,曰惟自欺。施不以序,孰云匪愚?庶予知新,患在好为。凡我师士,宜鉴于兹。

    董夫人我未曾见过,但我知道她也是信佛之人。她曾给儿女们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天深夜,有个福的人正独自坐在房中颂经,忽然是乎听到有一个声音对他说:“崇福寺创建于梁代天监年间,毁于元朝末年,至今已经三十多年了。我受佛祖的吩咐,护卫这座寺庙。倘若你能够重修崇福寺,我将帮助你。”永有感于天神之言,决定重修寺院,为表决心,他并在众僧面前刺破手指,血书《法华经》。在书写的过程中,笔端不断现出光灿灿的舍利,令众僧惊叹不已。

按照佛的说法,就是心诚则灵,

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女人。董夫人于1952年卒。卒时,儿女们将董夫人座放在莲花缸上。这就是我的大祖母董优胜女史。

 

 

  1910年,庄蕴宽四十五岁侧室张皎入侍。

    皎(1893-1987广西全州人,是个不受封建束缚、心胸坦荡、宽宏大量、贤慧端庄的漂亮女人。他就是我学习的榜样。

 

我从小就跟随祖母张皎一起生活。她不受封建束缚,故没有裹小脚。祖母她书读的不多,但在讲起她小时候故事,总是说自己太傻。那时祖母家兄弟姐妹很多;有家大酒店的大老板夫妇俩一直没有孩子,就来祖母家商量,能不能送个孩子给他做女儿,当时是说祖母姐姐去的;姐姐可能大点,懂事些,就说:我不去!祖母就说:你不去,我去!就这样祖母从小就跟了别人,离开了自己的父母,跟了别人。听起来有些伤心,但因此后来庄蕴宽有时常来这酒家,就被庄蕴宽看中了,带走了....呵呵!是不是坏事变好事啦啊!

祖母经常讲过去的事给我听,包括庄蕴宽的许多故事都是她讲给我听的。最重要的就是她讲一些做人的道理。做人要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处事要知行合一说话要言行一致,行为要表里如一;以理服人,以德服人。同时也了解了我们家族是一个有名望的家族,大家庭。应怎样做人,应做怎样的人......。

    记得我小时候(未上学)有天晚上,弄堂里有叫卖便宜的蚕豆声,父亲便嘱咐我去买,我提着篮子便去买,买回来后就放在楼下的厨房里,回到楼上的房间里。过了一会,忽听楼下稀里哗啦声音,楼梯灯是开着的,我未听见有人下去,怎么会有声音。我叫了二声:谁呀?也没回音。因我小没敢下楼,正准备叫父亲;刚转身就看见有个人影在楼梯上动,把我给吓坏了,我便拿起门背后的一根竹竿,对着门框哔哩啪啦来回打,这样这人就不能上来了。父亲听到声音,闻迅过来望门口一看,是我祖母,便说:你要死啦!对着我就一个头塔。我停下竹竿的打声,一看,是我祖母,她也愣住了,呆呆地站在楼梯上;我也吓坏了,要真是打着祖母可不得了...

第二天,祖母对昨晚的事也没怪我,只是对我说,做事要有根,蚕豆买回家,就要摊开来,不然就要烂掉了。

事情就这样40多年过去了,至今在回忆当时的情景,觉得又委屈又可笑,委屈是莫名其妙地给父亲打一个头塔,再想想我怎么突然吓得魂不守车。。这是我小时候至今最难忘的一件哭笑不得的小事。

文革中,祖母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80多岁的人在弄堂里打扫阴沟,端着一盆水,一盆水来回地在弄堂里冲洗。我见着很心痛,对祖母说:我帮你端水吧!她说:不用!不用!“我又没做错事,我问心无愧”!

有一次,祖母陪我去公园玩,我可高兴了,嘴里哼着歌,蹦乱跳地向公园里去。公园里玩的可多了,有滑滑梯、秋千、跷跷板,那时是还有推着转的小动物车,不象现在的电马。我玩了一会,看见祖母坐在凳子上东张西望;我走了过去问祖母,您怎么不陪陪我玩玩啊?祖母告诉我有个钱包掉在凳子旁,她捡起来就坐在凳子上等,不赶走开,一直在等丢失钱包的人。大约等了有一个多小时,有个矮小的老人急急忙忙跑过来,在我们面前兜了二圈。祖母便问,你是不是掉了钱包?老人点头应是;祖母便将钱包给了老人,那老人打开钱包一看,几十元钱分文不小,只是鞠躬向祖母道谢!祖母只是笑笑应允说应该的!应该的!这是做人的起码道理(那时几十元钱,一个月能养活一家子了)。

我长大了,去上班了。因单位离家不远,中午我总是回家看看,关心下祖母。一天,祖母在我中午回家时,她就出去了。等到我下班后也不见祖母回家,我有点着急了,那时祖母有90岁了;我急急的吃了两口晚饭,就问邻居有没有看见过我祖母,邻居都说:没见着我祖母。天色渐黑,我越来越担心,在周围的店家一个一个的问;十八点、十九点、二十点、二十一点,我的心快要炸了,我想祖母再不回家的话我要告诉我父亲和姑妈了,我要去派处所报案了。正在这时二十一点四十分,祖母回家了。她拖着疲惫身体对我说:“今天累死我了”,我说“奶奶,您怎么回事啊!出去这么长时间,把我给吓死了!祖母坐下后道出了原委。说我中午出去想去哈尔滨面包店买面包(上海一站半路),买好了之后就去陕西路站(我家去陕西路站有二站路程)乘26路回家。上车后祖母对售票员说:到淮海中路重庆路站时请叫我一声,给果售票员到站后没有叫祖母。后来祖母问售票员淮海中路重庆路站到没?售票员这才想起忘了叫,就匆匆说已过了,就把祖母赶下车了。下车后,祖母不知是什么地方(其实已到陈皇庙,离家有四站远),问问走走停停,总算走到了八仙桥(离家二站路),祖母认识了自己家了;心定了,忽觉得肚子饿了,就去一家点心店叫了一碗馄饨吃,吃着差不多要吃完快的时候,坐在祖母对面的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突然拼命的咳嗽,祖母关心的问她你怎么了?女孩说,“刺卡喉咙里了”祖母说:“慢慢咳,不要急!”女孩咳着咳着哭了起来,祖母走到女孩旁边说,我帮你看看,可什么也没看出;祖母说不行,要去医院将刺取出来,女孩说:“我不认识附近医院在那”?祖母说好好我认识,我陪你去。结果七弄八弄到晚上9点多钟才回家。

我说奶奶您也真是的,出了事我担当得起吗?她说:“好心有好报,不会有事的。

祖母就是这样一个热心肠的人,她总想着别人,不为自己想。

祖母,您是我心中最敬爱的老人。她常常说:正人先要正己,无私才能无畏“求人不如求己自己的事自己做,至始至终,光明磊落。

祖母,无数次的小事都是我做事的榜样,不论大事小事都是有原则,心胸豁达,以诚待人。爷爷过世后,她一直受寡至终,带着一大家子,勤劳善良,责备是低音,呵护是高音。

看的是书,读的却是世界;沏的是茶,尝的却是生活;斟的是酒,品的却是艰辛;人生就象一张有去无回的单车票,没有彩排。每一场都是现场直播。把握好每次演出便是最好的珍惜。将生活中点滴的往事细细回味,伤心时的泪,开心时的醉,都是因追求而可贵。日落不是岁月的过,风起不是树林的错。只要爱过等过付出过,天堂里的笑声就不是传说。我爱您---最美的声音,最倩的面容,一个伟大的祖母。

 

                                                                                                                

                                                                                                          2017年3月6日

 

 

上一条: 这是第一条
下一条: 国务院致函庄蕴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