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怀念我的母亲徐文英

徐文英的纪念文选

您的位置 : 纪念文选 > 文章内页
妈妈,妈妈
发布时间:2015-06-27 23:38     作者: IANA保留地址网友   

        我与回忆之间,隔着一座永远不能逾越的山。    

         手足间即便是吵了闹了,也不过是不能再在一个碗里吃饭的不习惯或者是习惯,总有那么一天,都会成为绝响,只得低徊在午夜的梦里,醒来的枕边。

         近日事务烦多,心绪不能静落下来,总被琐事追着跑,不得开心。下午孩子辛苦备考期末,,暂且有了一下午弥足珍贵的空闲时间,要做的事太多,独倒头补觉成为首选。

       梦中总是绕不开在过去和现实中交替,心安理得的睡着,让蚊帐的白半掩房门,听厨房里妈妈熟悉的忙活的声响,一片幸福漫上心头,风吹窗帘一动,窗帘外的光刺伤了时光,再也回不来、找不到、连梦中都那么稀少的珍贵的重逢,仍让我痛不欲生,想留在那个半梦半醒间大哭一场,让泪水模糊了那道分界线,让昔日重来!

       被《独立时代》微情书征文《你还在我身旁》一击而中: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的种子从远处飘回,聚回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枪膛,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

      厨房飘来饭菜的香,

     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

      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

       你还在我身旁。

 

      常会做这样的梦,笑着开始,哭着醒来,呆呆地躺一会儿,告诉自己,这也是重逢,那种现实中不能实现的奢望,至少,还可以梦里重温,这也不能不算是一种对我的补偿。

      等的久了,就不再有那么多奢望,即便是急急匆匆一闪的相会,也好过守着暗夜的万家灯火,看路人中有没有人长的像你,有没有人在我看她的时候,心有灵犀的似你般对我温暖疼爱的一笑。那种痴缠好比第一次送孩子进幼儿园,站在门外听他从没有过的哭,总都是想一头扎进妈妈怀里的被人抛弃的悲凉。

     匆匆就匆匆吧,足够我常常想起,不至遗忘。

 

 

 

 

上一条: 这是第一条
下一条: "9.9",心里,缀满“想念”的白花
怀念我的母亲徐文英徐文英 生辰 1930.06.07 - 2005.01.22 逝世
江苏省徐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