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浦城章氏三世祖章仔钧练夫人纪念馆

章仔钧与练嶲的生平简介

保国功臣章仔钧 章仔钧(868~941年),字仲举,号彰良。福建浦城人,世称太傅公。居乡有德行,沉默大度,甘贫好学。处家以孝爱敦睦亲族,在外则与朋友讲求当世之务。年逾40,尚怡然晦迹乡里,声誊藉藉,四方宾至,莫不敬慕。是时,诸藩镇争强,有闻仔钧名气,遗使延请,以性放旷,不可拘以轩冕而谢绝,实在耻于与其人共事。唐天佑(905~907)中,王审知以威武军节度使守福州,向唐朝廷称臣,又能谦恭下士,善用人谋,大有众望,朝士知时,多投审知门下,审知亦无不加礼。仔钧闻风募义,愿见审知,加之值岁大饥,且怜本县数困邻敌,就撰战攻守三策,斋戒后,登章家岭,焚香祈天,以卜吉凶。不逾夕,祷祝之所忽陷裂泉涌。仔钧回家,与夫人练氏告别,说:“天启我矣,此行必可遂志。”就往福州谒审知,送上三策。审知很是高兴,握着仔钧的手说:“何相见之晚也。”遂待为上宾。审知奏请唐期廷,唐朝廷授仔钧为高州刺史、检校太傅充西北面行军招讨制置使,选付骑兵步卒5千人,令驻浦城。夫人练氏封渤海郡君。审知遗使到仔钧住处迎接,告诉期廷的任命。仔钧恳辞数次,审知不同意,并于军府武库中分拨精锐器甲给仔钧。还置宴饯,礼数有加。告诉仔钧说:“此垒可以独当江南右臂,坐控二浙之冲。”仔钧离席说:“某蒙朝延擢用,控扼不逾乡里,当竭驽纯以卫闾阎。上则期以无负国恩,内则原秉大王成算。”审知说:“公寿无期,一方大幸。”仔钓率军回浦城时,审知目送之,对左右说:“章公厚貌宽仁,必得其寿,必有显达之裔,近世无与比者。”   仔钧回到故乡浦城,乡人故旧争迎马首。仔钧即下马徒步,说:“某远离乡土,赖吾属保我莹城,护我家属,方感于衷。今复劳军车御之行,恨没有所报谢。”听到仔钧的话,有些人感动得流泪。公知抚士卒,知人善任,宽而抚民。帐前有边镐、王建封两校,有将才,仔钓曾对练夫人讯:“吾观二校,他日必当富贵。若使专主兵谋,生杀予夺,必有大过人者。”因委令训练军士,积岁,屯兵西岩山。浦城以此山最为扼要,驻此则他兵不敢南,南则前后受敌。一日,江南将卢程,假道浦城,实有他谋。兵过山下,忽鼓燥攻垒。仔钓下令纵之,并重围无得与战,一面遣边镐、王建封求援于建安,期以七日还。仔钓知卢程远来,势不能久,须乘机击之。一天,仔钧督将士突发,而卢程不知山之上中下三屯,甲兵队伍整齐,指臂相应,奔突骤下,势若建瓴,如堤防溃决,卢程不能支,遂逃循而去。边、王二校以雨潦逗留将军山,后一日至,当处于军法。仔钧听练夫人劝告,让他二人自逸。   仔钧驻扎西岩三十余年,屡挫江南之兵,使七闽得以保障。王审知知仔钓有功,欲向唐王朝表奏其功。仔钧仍遗诸子去辞,说:“万一因王之言朝廷,别有任使,纵薄增廪,而远去乡土,有负素志,不得保先人莹城,则王始终之恩于某有未周矣。”这时,王审知而受梁命,加中书令,封闽王,升福州为大都督府,建安五郡尽为审知管辖,开府增官属,正需用人,听到仔钧坚辞,遂没表奏。后累加光禄大夫、持节高州诸军事,仍驻西岩山。   仔钧是儒将,不善杀戮。他常戒其子孙说:“吾不幸生当乱世,是以为将,然知将不可为。子孙慎勿习武,当以儒业起家。”仔钧十五子,曾对弟说:“诸子当以‘仁’字为名,示其有志于仁也。”所以章氏在宋,皆习儒风。仔钧十五子,皆能称能,审知特加录用,以至孙辈,亦联仕籍。   仔钧享上寿,无疾而终。仔钧在世之日,干戈扰攘,居民多朝不保夕,因仔钧积岁驻兵捍卫乡里,百姓感德。临终之日,老幼号恸者数百人。有外出后归的人,还泣拜西山祠下。卒后赠金紫光禄大夫、上柱国武宁郡开国伯,宋庆历五年(1045年)二月,追赠瑯琊王。 芝城之母练夫人 练嶲(873~952年),浦城石鼻(又名练湖,今仙阳练村)人。唐封渤海郡君,世称练夫人。智识过人,自嫁给章仔钧后,夫妇相敬如宾,内外无间言。仔钧出仕前,倜傥负英而贫。娶练氏时,他婿均富裕。正月,诸婿毕集,富者夫妇别列广筵上座,作乐高会。仔钧以贫,独与夫人饮闺中。仔钧即时起,告夫人说:“汝家薄我以贫也,我且与汝别,取富贵而谢汝。幸能待我,我亦不汝遗。如不然自图所适。”仔钧就别门而去。走到西阳岭,仔钧说:“吾不将万人,不复度此岭。”仔钧被授为大将,率步骑5千回浦城后,练村惶怖,怕仔钧报复,就犒军,畅饮数日。仔钧携夫人走,也不计较前事。   边镐、王建封是仔钧爱将,因误期,法当斩。近黄昏时,仔钧集诸军吏,环拥二校于门屏。练夫人就请仔钧,说:“二校后期,如何?”仔钧说:“军法不宥。”练夫人说:“公委腹心于建封辈,方今多事之秋,宁知二校后日不如公所云耶?”仔钧说:“诚如是言,为我舍之。”练夫人就令诸子安慰二校,说:“宜急去,无受戮。”并且赠金助行。边镐、王建封望拜哭泣,说:“有恩不报,天地神灵毋容我。”二人即投南唐。到晚上,仔钧也不询问。军士服其宽仁,望风归附者日众。   保大元平(943年),王延政据建州称帝,国号殷。保大三年,南唐以安抚使查文徵为师,边镐为招讨使,王建封为先锋桥道使,起兵取建州(今建瓯)准备屠城。这时,练夫人因仔钧去世,其子有从建安幕府,家于建安城.王建封为报练夫人活命之恩,屯兵建阳,率本部人马,星夜赶道建州,下令于众,不得擅自杀戳。并说:“我率群士跋履山川,不避险阻,身先士卒而至者,盖为章大傅、练夫人家也。夫人尝舍罪活我,捐财济我。因子孙游宦家城中,尚未知存亡安否。故今稍缓须臾,虑误伤耳。汝辈能助我使勿负前恩,则我之焉。”王建封得知练夫人年虽高尚康宁,即徒步而往,解甲免胄,献金帛礼品,易服拱立拜夫人于庭下。夫人谦迟,使诸子致词:“司空奉国命行天讨,一邑皓黄延颈待毙,妾亦万死之余,不期得见驺御,又焉敢当拜礼乎?”王建封哭泣说:“某等尚恨不得生见大傅,今拜夫人亦晚矣。”练夫人不得已降阶受礼,王建封说:“此来惟夫人内外亲族不限人数可以保全,余不能免。”并说只要把白旗挂在门上,可保安全。练夫人把金帛和白旗还给他,说:“妾身已老,愿先众人死。”王建封惊曰:“何出此言耶?”练夫人说:“今日之恩于义诚大,安死其身又重于义。”又说:“妾目击助谋者,止军贼数人。今城中居民烟火万家,不下十余万口,皆善良无辜。妾不先众人死,则司空何以谢城中老幼。愿舍私恩全大义,无以老妪一家为念也。”王建封曰:“夫人不以活我为恩,而愿杀身以谢众人,我何敢忘公义而负夫人之恩乎!”于是下令禁止屠城,只杀数人,建州百姓因此获救,百姓深感练氏活命之德,被誉为“芝城之母”。后周广顺二年(952年)八月,练氏逝世,全城举哀,破例将练氏葬于府衙之后。宋庆历五年(1045年)二月,追封为越国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