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爱纪念网

周培源和王蒂澄纪念馆

王蒂澄与周培源的生平简介

 周培源(1902—1993)著名流体力学家、理论物理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近代力学奠基人和理论物理奠基人之一。

  1902年8月28日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今属江苏省无锡市)的一个书香之家。父亲周文伯是清朝秀才。母亲冯瑛生有一子三女,周培源排行第二。

  1919年,他考入清华学校(今清华大学前身)中等科。学习期间,他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发表了论文《三等分角法二则》,受到当时数学教授郑之蕃的赞许。

  1924年,他由清华学校高等科毕业。同年秋天,由於他成绩优秀,被清华学校派送去美国继续完成大学课程,入美国芝加哥大学数理系二年级学习。周培源於1926年春、夏两季分别获学士和硕士学位。

  1927年,周培源入美国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继续攻读研究生。他先从师贝德曼,後改从E.T.贝尔做相对论方面的研究,次年获理学博士学位,并获得最高荣誉奖(Summa cum laude)。

  1928年秋,他赴德国莱比锡大学,在W.K.海森伯(Heisenberg)教授领导下从事量子力学的研究。

  1929年,又赴瑞士苏黎世高等工业学校,在S.泡利(Pauli)教授领导下从事量子力学研究。同年回国,被聘为国立清华大学(以下简称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其时年仅27岁,而後又先後在西南联大、北京大学任教授。

  1932年,周培源与王蒂澄女士结婚,生有四个女儿。王蒂澄退休前,一直在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教书。

  1936年至1937年,根据清华大学休假规定,周培源再赴美国,在普林斯顿高等学术研究院从事理论物理的研究。其间他参加了爱因斯坦(Einstein)教授亲自领导的广义相对论讨论班,并从事相对论引力论和宇宙论的研究。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後,美国国内急需科技人员,周培源一家刚入境,就收到移民局的正式邀请,给予全家永久居留权,周培源对此一笑了之。

  1937年,他假满回国。不久,抗日战争爆发。7月底,平津沦陷;8月,侵华日军开进了清华园。周培源受校长梅贻奇之托,安排学校南迁,曾先後任长沙临时大学和昆明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教授。在这期间,他抱著科学家应为反战服务,以科学拯救祖国危亡的志向,毅然转向流体力学方面的研究。

  1943年至1946年,周培源再次利用休假赴美国。他先在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从事湍流理论研究,随後参加美国国防委员会战时科学研究与发展局海军军工试验站从事鱼雷空投入水的战事科学研究。

  1945年末,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鱼雷空投入水研究组的大部分人员被美国海军部留用,成立海军军工试验站,周培源也被应邀留下。由於该试验站是美国政府的研究机构,应聘人员要有美国国籍。当时,周培源明确提出:不做美国公民,只担任临时性职务;次年即离美代表中国学术团体去欧洲参加国际会议。在美国有关方面接受了上述这些条件後,他在美国继续工作不到一年,於1946年7月离职去欧洲参加牛顿诞生300周年纪念会和国际科学联合会理事会;他还参加了在法国召开的第六届国际应用力学大会,并被这次大会以及会後新成立的国际理论与应用力学联合会选为理事。

  1946年10月,周培源由欧洲重返美国,并於1947年2月与夫人携三个女儿全家返回上海。1947年4月回到北平(今北京),继续在清华大学担任教授。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後,周培源曾任清华大学教务长、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教务长,副校长和校长,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科协主席、名誉主席,世界科协副主席,中国国际科技促进会会长,中国力学学会副理事长、名誉理事长,中国物理学会理事长、名誉理事长,欧美同学会名誉会长,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会长,九三学社主席,第一、二、三、四届人大代表,第五届人大常委,第三、四届政协常委,第五、六、七届政协副主席。 

  1980年获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名誉法学博士学位。

  1980年和1985年两次获得美国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具有卓越贡献的校友"奖。

  1981年因年事已高,周培源主动辞去了校长职务。

  周培源教授还是国际理论与应用力学联合会最早的委员之一,是亚洲流体力学大会的发起人之一,还是以反对核战争和核武器为目的PUGWASH(帕格沃什)科学与世界事务会议的理事。

    王蒂澂是吉林省扶余县人,父亲开一家造纸作坊以维持生计,这与周培源的父亲极其的相似。当时,王蒂澂是北平女子师范大学的学生,天生丽质,机智伶俐的她,是当之无愧的校花,而且,她本身有很强的感召力与凝聚力,是同学之中的核心人物。在刘孝锦夫妻的精心安排下,周王两人很快相识,才子佳人,一拍即合,从此揭开了一生相依相伴的序幕。两年后的 1932年6月18日,年少英俊的周培源先生和清丽脱俗的王蒂徵女士在北京欧美同学会举行隆重婚礼。几十年后,耄耋之年的王蒂澂还经常向小女儿周如苹津津有味地回忆说,结婚那天(周培源先生说是拍结婚照那天)看热闹的人特别多,尤其是小孩子们一边追着跑,还一边说新娘子真漂亮、新郎真潇洒,每每说到此,年老的周培源、王蒂澂都笑得合不拢嘴。婚礼是由当时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作证婚人,当司仪宣布婚礼开始时,梅先生说:“呵呵,现在我宣布:周培源女士和王蒂徵先生,呵呵,不不,是周培源先生和王蒂徵女士……”全场哄堂大笑。事后王蒂徵说这是梅先生的幽默,而周培源非说是梅先生老糊涂婚后,他俩住在清华园,夫妇出双入对,俨然成为校园中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曹禺先生和季羡林先生都记得当时这些青年学生经常看见周先生伉俪的丰姿。数十年之后,曹禺先生还告诉他们的小女儿周如苹说:因为她妈妈是个美人,所以他们经常在后面追着看。抗战时,他俩随清华内迁云南,周先生和王女士美满如故。抗战结束后,回到北京。此时,他们的大女儿如枚、二女儿如雁相继问世,辛勤与劳累也随之降临到他们夫妇头上。王蒂澂因身体虚弱而且得了严重的肺病。当时尚无特效药物可治,一旦得病,遂成重负。周培源把夫人送至香山眼镜湖边的疗养院,整整疗养了一年。他自己则挑起了既为人父又为人母的重任。二女尚小,嗷嗷待哺,其中艰辛,可想而知。每到周末,他还要骑上自行车去看望病榻上的夫人。从清华到香山,往返50余里,当时只有一条坎坷不平的土路,一路风尘,一路颠簸,其辛苦劳累,自不待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