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珠海特区报网友文章:我所过过的清明节
发布时间:2007-04-10  |  类别:媒体报道  |  打印
建邺/文

    小时候,因为“扫四旧”,扫墓活动里很多传统项目,比如烧纸钱,都被当作“封建迷信”给扫荡了,所以我也没有跟过大人去给去世的外公扫过墓。

    倒是前两年清明时节回乡,姨妈说现在外公外婆合葬在自己家的地里了, 你离家最远,别人都去过了,我带你去磕个头哭一场吧。于是,姨妈准备好香烛、纸钱,绵绵春雨中带我走向泥泞的田埂。我趴在烂泥地里给去世20多年的外公和去世10多年的外婆磕头。虽然他们早就变成我的平静的回忆,可一见简单的墓碑,我的眼泪还是哗哗地涌出来,一直磕头直到姨妈来拉我……血缘,是很多看似没道理的问题的最终答案。

    在农村上小学的时候,很羡慕收音机里说哪个哪个城市的少先队员去烈士陵园给先烈们扫墓了。我父母下放的地方没有烈士陵园,也没有我们家的先人墓地,所以清明节在我儿童时期是个美好的节日——因为有好吃的青团子。青团子是江南特有的,用一种草汁和在水磨糯米粉里,再包裹甜的或咸的馅子,上笼蒸。植物的香,糯米的腻,和豆沙的甜,最重要是那春天一样的青色,加在一起,成了一道江南清明节的风情,也是我记忆中美好的特写。

    70年代末,我终于随父母回到大城市南京,终于也在清明节穿着白衬衫蓝裤子戴着红领巾唱着歌去著名的雨花台革命烈士陵园扫墓了。我想在乡下有线广播下面大概也还有和我以前一样羡慕的农村孩子。当时唱的歌我至今记得,叫《踏着烈士的脚印前进》——“翻过小山岗,走过青草地,烈士墓前来了红领巾……想起当年风雨夜,山岗铁镣响叮叮,不是你们洒鲜血,哪有今天的好光景……”特别是最后两句,我今天哼唱起来心里还是有热血涌动。当年因为要写作文,所以先烈们的事迹我们都记得非常清晰直到今天,我们都相信红领巾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当然,扫墓这天的重头戏是后面的自由活动,雨花台是个踏青的好地方,我们可以在沉重的缅怀过后享受先烈们鲜血换来的快乐时光,在零食缺乏的年代,郊游是惟一所有家长都网开一面给我们零花钱的机会,几十个孩子围在草坪上或真或假地大方地分享各自的最爱,场面温馨。

    去年清明前,父亲离开我们了。前天,老妈打电话说跟你哥嫂一起去扫墓了,带了鲜花,还有父亲爱吃的食物和水果,还有茅台。老妈没有描述细节,只是说天上乌云密布,下大雨的时候她已经回到家了。夜里,小区都安静了,我在千里之外给父亲上了炷香。

    昨天在网上看到凤凰卫视采访“无尽的爱纪念网”,也就上去了。这是一个新开的纪念网站,像这样的网上纪念馆近几年陆续开了很多,页面设计也都素雅洁净,首页上最上面的图片是毛岸青。我浏览到“恩师纪念馆”,便点进了大学老校长匡亚明的纪念馆,有一些基本资料,但不全,而且还没有人留言,我做了第一人。这是我第一次以这种方式纪念一个长辈——在虚拟的空间里表达真实的情感。

    昨晚和朋友聊天,谈到生死,我说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在清明时节要悼念的人越来越多,不能去想“生死两重天”,他说他认同庄子“死生存亡之一体”的概念。我说在追忆的同时也在清算自己,我说“这是个算账的时刻”,他乐了:“这句话好!是诗,下次我写文章要‘拿来’做标题!”我说呸,我明天就写。文章好写,账难算,慢慢吧。


来源链接:http://www.zhuhaidaily.com.cn/zhuhaidaily/200704/04/2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