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中华文明网】网络祭祀:十年与千年的一场论战
发布时间:2009-03-31  |  类别:媒体报道  |  打印

      2009年3月22日晚上8点刚过,张洁(化名)照例打开电脑,拉开网络收藏夹,点击“无尽的爱”纪念网,然后迅即进入“邓伯勋纪念馆”,利用鼠标完成上香、献花、敬酒、敬茶、摆放贡品、点歌等一系列程序。当一切操作完毕,她扶了一下眼镜,双目凝望着荧幕上那位西装笔挺、儒雅深邃的逝者,久久不愿离去。张洁说,这半个月来,她的每个夜晚都要如此度过,因为恩师刚刚故去,而且是惨死于车祸,她的心情难以平抑,又无法放弃工作,从北京去到武汉,所以“网络祭祀成为了我唯一的选择”。


      邓伯勋,男,57岁,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2009年3月7日晚6时30分许,邓在校内散步时,被一名骑摩托车男子撞倒,经抢救无效身亡。事件发生后,网友第一时间自发地在国内知名网络祭祀专业网站“无尽的爱”上为邓伯勋建立了虚拟纪念馆。短短十几天时间,已有上千名网友到纪念馆悼念逝者,不少昔日的弟子在“追思留言”处留言,文辞真切、感人至深。


      网络祭祀绝不是一种时尚,而是一种仪式。像张洁一样利用网络纪念馆对逝去亲友表达感情的,仅在“无尽的爱”纪念网就已突破了两千万人次;而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已拥有不同规模、不同风格、不同类型的相关纪念网站上百个,有十几家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和广泛认知的专业化纪念网站,这一数字还在不断上涨中。与每年清明各大城市动辄百万的浩荡扫墓队伍相比,网祭的整个过程只需一台电脑、一根网线即可进行,没有任何时间、空间限制。


      从2000年国内第一家祭祀网站开办,到2002年国家有关部门发出网络祭祀的号召,再到2006年4月27日,国家民政部正式发出通知,“倡导网上纪念,号召殡葬业‘破千百年丧葬陈陋俗,树新世纪祭祀文明新风’”,政界、学界、业界对于网络祭祀的支持声音不绝于耳。尤其是今年,中央以前所未有的高度和姿态,大力引导公民进行网络祭祀。年初,中央文明办以2009年1号文件的形式发布《关于广泛开展“我们的节日•清明节”主题活动的通知》,要求各地“通过组织开展网络祭扫、家庭追思、社区公祭等活动,将中华民族慎终追远的内容融入到现代文明的形式之中,为群众提供多样化的追思载体,减轻公墓集中祭扫的压力”从而“实现现代文明与传统文明的和谐统一”。通知下达后,各地政府和有关部门积极展开行动,深圳等沿海发达地区已着手酝酿实施网上祭奠英烈等活动。


      虽然,无论从政府角度、学者层面,抑或是坊间民意,网络祭祀正在逐步被现代人所接纳,但是,从整体而言,真正使用网络进行纪念活动的人数还是杯水车薪。有资料显示,近年来,表达“网祭”意愿的民众仅占被调查者的20%;偏远地区、经济欠发达地区、广大农村以及50岁以上的绝大多数民众都认为“网上祭奠难以接受”。可以佐证的是,目前国内处于“积极”经营状态的专业纪念网站仅有7到8家,其余网站都处于“废弃”或“半废弃”状态。全球经济危机的寒冬下,依靠向用户收取微薄管理费用存活的纪念网站运营状态愈加不容乐观。在民众普遍缩减开支和风投者空前谨慎的此时,绝大多数纪念网站举步维艰、难以为继。在这个清明将至的时刻,不少人都在追问和思索:网祭十年,缘何不火?中国网祭,何去何从?


      夏学銮:网祭是一种趋势,但需要时间


      夏学銮,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学者,“中国倡导网祭第一学人”。在国内网络祭祀十年之际,夏教授接受了记者独家专访,从学理角度辨证分析了网祭现象。夏学銮始终对网祭持有乐观态度,他觉得网祭是一种殡葬改革的大趋势,但是由于祭祀在国人心中的特殊地位,“短时间内尚难以大面积推广”。他希望,这项工作先从大中小学生、青年人和接受过良好教育的社会中坚分子开始,在发达地区先试先行;政府和相关机构可重点支持一到两家规模大、影响广、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专业性纪念网站,以此促进殡葬行业的健康、文明发展。


      记者:您是大力支持网络祭祀的,但是现实并不尽如人意。十年了,网祭就是不火。什么原因?


      夏学銮:祭奠活动在中国源远流长,这跟中国人慎终追远的价值观有密切联系。祭祀文化有着很久远的历史,国人重视生命,重视死亡,这种价值判断一直保留到了现在。网上祭祀是祭祀形式的一种,也是祭祀文化发展到现代的一个新生派系。为什么火不起来呢,归根结底还是在于,网络是虚拟的,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