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扬州时报】网友建“纪念馆”悼念冯翔
发布时间:2009-04-22  |  类别:媒体报道  |  打印


     北川官员冯翔之死的消息,震荡着这两日的网络社区。4月20日凌晨2时许,33岁的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在位于绵阳的家中去世。据 公安部门初步勘验,冯翔系自缢身亡。这是去年5·12地震以来第二例北川干部自杀事件。是地震丧子之痛令他仍不能自拔,还是工作、生活上与他人发生分歧, 才令他如此决绝?


[回顾]


    自杀前正赶写震后经历书稿


    冯翔的哥哥冯飞说,弟弟选择轻生,是因为丧子之痛和繁重工作等多重压力所致。北川县委宣传部的一名工作人员也证实,冯翔除了有接待媒体的工作外,还要经常陪同各级领导下乡视察,此外还在赶写一本记录北川震后经历的书稿,这本书计划在地震一周年的时候出版。


    曾想再要个孩子叫“想墨”


    冯飞透露,冯翔生前有三个愿望,但一个都未来得及实现。冯飞说,冯翔最大的愿望便是:希望北川新县城早日修好。“能休息一下,这样太累了。”


     因为父母还在乡下,至今道路不通畅,兄弟俩每次回家都要花二三天,冯翔希望“关外到关内的道路能早日修好,这样就不用花这么多时间了”。


    冯翔最后一个愿望曾说想再要个孩子,名字就叫“想墨”,意味着想念儿子,“希望自己的生命血脉能够得到延续”。


[追查]


    多年至交在“逼”他?


    “不要逼我,真的,不要逼我。好不好?”在冯翔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之前,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最后两篇文章《我只告诉您三点》和《很多假如》。前一篇中,多次出现一个没有丝毫身份来历的“您”,语气满是悲愤。许多网友要求追查“您”究竟是谁。


    从冯翔在博客上的文章中揣测,这个“您”,可能曾是冯翔一个多年至交。4月1日,他与妻子到北川祭奠遇难的儿子。8日,他写下《清明记忆的碎片》,“在 清明,与多年的至交有了裂痕,经历了那个黑色的五月,经历生与死的痛苦,这一切于我已没什么。我不怪他,要怪只怪这个浮躁的世界。”


    关于这个“您”,冯翔的哥哥冯飞表示,他大致知道弟弟说的是谁,但不便透露。据一知情人士透露,冯翔自杀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在救灾物资问题上与他人发生很大的矛盾。


[悼念]


    朋友建了群叫“缅怀冯翔”


    20日晚,冯翔的朋友们建立了一个群,叫“缅怀冯翔”。


    冯翔一直叫蒋玲是师妹,他们都曾是北川中学的学生。冯翔是蒋玲最好的朋友。“地震后,我的朋友没有几个了,我们都是像亲人一样的。现在他也走了,朋友越 来越少了……说不定,哪天我也会走。”蒋玲和冯翔的其他朋友在听到噩耗后,都自责后悔,“原来每天晚上我都要和他聊天的,就那晚我喝酒喝多了,明明看到他 在线,却没有理他。如果那时有人关心一下他,他也不会想不开了……”地震后,蒋玲和冯翔同在一个“北川乡亲”的群里,群里的10个人是像亲人一样的朋友, 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聊天。


    网友建“纪念馆”悼念冯翔


    “祝福你天堂好走!你的儿子会依偎在你怀里,亲热地叫你一声:爸爸!”一位网友在冯翔的博客上留下这样的话语。冯翔自杀的消息在网络上激起强烈反响。一些网友找到了冯翔为爱子冯瀚墨建的网上纪念馆,从前天上午10点开始,有上万网友登录。


    网友“飞翔的父爱”为冯翔建立了网上纪念馆,从前天下午3点48分,不断有网友留言。●冯翔网上纪念馆:http://www.eeloves.com/128559


●冯瀚墨网上纪念馆:http://www.eeloves.com/117970


●冯翔的博客:http://user.qzone.qq.com/719161691/blog/1240160006


[相关新闻]


    地震灾区的干部


    很少主动接受心理咨询


    医疗志愿者小吴告诉记者,“主动来找我们进行心理干预的灾区干部很少。 ”小吴手上在跟踪的灾区干部数字是“零。 ”小吴说,其实灾区的干部心理问题更需要关注。“他们自己就是灾民,但是还要承担很多重建工作。灾民对干部寄予了很深的期望,干部的心理负担很重。办不好 事情,总是会受到从上到下的压力,而把他们当作灾民来看的人又很少,又没有正常倾诉的渠道,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压垮一个人的精神。”     (时报综合)


[简历]


    冯翔


    年龄:33岁


    身份:曾为绵阳日报驻北川站记者,地震后,2008年6月11日,为北川宣传部副部长。


    喜好:喜爱文学,在1996年,发表诗集《蓝鹰草》。冯翔在“榕树下”有专门的文集。曾经发表过大量的作品,是绵阳作家协会的会员。在5·12大地震后,他完成了《策马羌寨》一书。《回望北川》一书也主要由他负责编撰。


 


    来源:扬州时报